您的位置:首页 >公告 >

李源祥离职虽民意汹涌,但关注的无非是天价薪酬而已

2019-11-26 08:57:15    来源:新浪财经

没有一位超人可以抵抗潮起潮落的规律。

从生命的意义上来说,人至暮年,对尊重的需求程度会陆然升高,但鉴于中西方文化差异,深受儒家文化熏陶的国人,在尊重、尤其是尊重领袖方面,会明显强于侵染西方世界观的人。

从企业组织的意义上说,企业后期,内部人控制是企业终结的最重要因素之一。

企业规模越大,山头之间的倾轧就越精彩。

但中西方之间内部人控制的路数却大同小异,比如,在《门口的野蛮人》一书中,

当然,大如平安,自然不会出现上述情景。

天价薪酬

毕竟,从李源祥离职来看,虽然民意汹涌,但关注的无非是而已。

作为平安的联席CEO,李源祥的职业生涯确已达到巅峰。

但近日来,监管层陆续出台了一些行政法规,比如消费者权益保护等,将董事长置于第一责任人的位置。

无疑从一定程度上昭示着经营层的困局愈发无解。

从立法的角度看,任何带有法律色彩的制度都具有天然的滞后性,现实中,已普遍存在的问题才会在制度中予以规制解决,而董事长首要责任制的出现,

就缺失了其自身得以生存的根基。

如以此为思维基准,平安联席CEO制度从它诞生之日起,

但为什么这个制度还会出现呢?

很抱歉,保契和你一样不知道!

我们可以换个角度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不过,在看平安之前,先说个题外话。

比如在尝试跨界打造“中国首个互联网住宅项目”时差点要了雷军的命。

2013年,小米的雷军决意从零开始,孵化生态链企业,以资本和流量为纽带,各自为战,失控发展,并因此在手环等领域迅速做到全球第一,但在这一战略的指引下,却上演了始料未及的空心化危机,

回归正题看平安。

一是壹账通将赴美上市,二是平安头条高调出击。

近日,除李源祥转会之外,平安确有两个新闻值得关注,

对于壹账通赴美,在众多互联网巨头企业创新均难以自圆其说的当下,依靠服务自身系统才能证明自我价值的壹账通,在日趋残酷的竞争中又有几成胜算?

故而,其赴美一方面解决了钱的问题,更确切地说解决了投资人的资本回报问题。

集团分管领导尤其是创意提出者在“后马”时代的竞争力将更胜一筹。

更重要的则是一旦其成功上市,

这一逻辑,从陆敏接任可见。

作为生态链的重要一环,汽车之家在资本市场的成功,功不可没。

毕竟,今天平安之生态链已成长为一支舰队,但与之相伴生的自然是,深处其中的任一旗舰的危机就是全部的危机了。

保契有三忧:

就平安而言,

一是强人之忧。

对比雷军的绝对核心,后马时代的平安,如果延续联席制度,则其战略的果决程度注定会差之千里,如真如外界传言,会有唯一的接棒者,那接棒者的权威如何树立?市场是否会给他或她时间?

二是主业之忧。

苹果失去了乔布斯,下行之势难逆,得益于此,手机成了小米绝地反击的利器,但平安之主业保险,

三是诚信之忧。

小米的手机虽被华为全面赶超,但超高性价比下的拥趸依然坚挺,但反观平安,平安福诟病已久,开门红更是被自媒体《保险八卦女》扒掉了底裤。

产品供给端缺乏诚意的平安,保险优势已愈发难以突出重围。

在保险意识初步觉醒之时,人海战术、强势电销以及线上的先行一步可以遮拦产品的弊端,但在大众保险知识越发普及的当下,

而一旦失去现金流奶牛,各个船舰在某种程度上都已岌岌可危。

再看平安头条。

在此之前同样先说句题外话,我国“著名”宏观分析师任泽平以1500万年薪加盟恒大之后,不时爆出房地产比猪重要的论断,得益于其在资本市场强大的影响力,追随者众,故而地产利好不断释放。

或许正是基于此,单一分析师缴文超已不足以满足平安的话语权需求,故而平安头条即将横空出世,寄望于通过舆论,影响所有需要影响的人。

对一次挑战做出了成功应战的创造性的少数人,需要多长时间才能经过一种精神上的重生,使自己有资格应对下一次、再下一次的挑战?

历史学家汤因比曾发出一个无解的设问:

在此前的几十年间,平安的掌舵者一直都是这个设问的赢家,每次都可精准化解挑战。

但这个世界上的很多戏剧,你看懂了开头,却每每猜不中结尾,不过,无论如何,所有的戏剧都有落幕的时刻。

故而,李源祥的故事或许只是开头。

2019年11月22日,中国平安(85.500,0.61,0.72%)再曝人事变动。平安集团公告称李源祥因为个人工作安排原因将辞去公司执行董事、联席首席执行官、常务副总经理及首席保险业务执行官职务。李源祥将继续工作至2020年1月31日。

平安集团的顶层架构曾在2018年底发生改变,三个联席首席执行官(简称“联席CEO”)也仅仅在不到一年前的2018年12月14日才设立。

当时平安集团公告称,分别由李源祥、谢永林、陈心颖担任联席CEO,各自统筹管理个人、公司、科技业务。

时隔不到一年,席联CEO之一的李源祥突然离职实属意外,公告还称将聘任陆敏将接替其出任首席保险业务执行官,分管本公司保险业务及个人综合金融业务。

但谁将补位联席CEO,中国平安旗下保险业务又将因此发生哪些变化?

联席CEO制更多是职责分配

近年来,金融监管部门持续加强对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的监管,对完善风险管理体系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联席CEO的管理模式,在组织形式上形成了集体领导决策的机制,在一定程度上避免因为个人决策失误导致公司面临巨大的风险,有助于强化企业风险管控的能力。

一般说来,联席CEO是大型综合集团在公司治理方面的一种特殊性制度安排,对综合性集团化公司来讲,联席CEO管理模式具有一定的优势。

平安的触角已经深入到金融科技、医疗科技、智慧城市等领域,下辖30多个业务子公司。

以平安的情况来看,其联席CEO制更多的是职责分配。平安除了保险、银行、投资等传统金融业务外,

这样放任综合性集团公司,早已不再是公司内部各业务板块浅层次的交叉渗透,而是步入深度业务协同,客户资源和信息共享的阶段。对管理层来说,将面临着公司内部更为错综复杂的业务关系,管理和决策的难度加大。

采用联席CEO制可在一定程度上统筹各专业板块,使得专业分工和职能定位更加明确清晰。

联席CEO能帮助CEO整合各业务板块,行使具体业务管理职能,形成管理协同,提升决策的专业性和沟通效率。

平安曾经的三位联席CEO形成了互补性优势。按“个人、公司、科技”三大业务群结构,分设的三位联席CEO各自都拥有鲜明的不同强项与经验,也能更好地满足金融监管和风控的要求。

从已有的经验来看,联席CEO制容易引发的负面问题有:持不同观念的CEO们导致全公司战略不清晰;CEO们的不合作让公司内部不同阵营内沟通成本增大。

通常联席CEO们之间会有一个不短的磨合期,但平安三位新晋联席CEO都已在平安共事五年以上。

曾经的“外援”李源祥在平安一直深耕于立身之本寿险领域,平安“老人”谢永林率领平安银行(15.800,0.21,1.35%)开疆拓土取得了不俗的业绩,麦肯锡空降兵陈心颖则从进入平安以来就一直负责科技业务板块。

接棒者陆敏为汽车之家董事长兼CEO

李源祥辞职后的接班人选也已经出炉,中国平安称,公司经研究决定,将聘任陆敏出任首席保险业务执行官,分管本公司保险业务及个人综合金融业务。

中国平安提供的资料显示,陆敏,拥有英国Dundee(邓迪)大学工商管理硕士学位,于1997年加盟平安,现任集团首席信息执行官、汽车之家董事长兼CEO。

陆敏在平安工作的22年履历中,也拥有长期的保险业务经验,曾先后担任中国平安人寿保险公司副总经理、平安健康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CEO等职务。

2016年4月15日,汽车之家原最大股东、澳大利亚电信巨头澳洲电讯宣布以16亿美元的价格出售47.7%股权给中国平安,70天后,交易正式达成。

收购成功后,陆敏从2016年7月开始担任汽车之家董事长兼CEO。2016年-2019年,汽车之家股价由最低19美元到最高119美元,市值由最低22亿到最高130亿美元,营收、利润、流量均实现翻番。

然而汽车之家的业绩走势,很大程度与车市大盘的走向有关。即便是在车市环境连续15个月下行的大背景下,汽车之家的业绩表现依旧较为稳健;但净利润的表现却不尽如人意。

根据汽车之家发布的财报显示,Q3公司总营收为21.7亿元,同比增长14.9%,净利润为6.4亿元,同比下降5.5%,环比下降19.7%。

从具体的收入细项上看,汽车之家三季度大头的收入还是媒体,为9.24亿元,由于经销商所支付的销售线索费用的持续增加,汽车之家本季度营销线索收入为8.28亿元;在线市场和其他业务收入同比大幅度增长68.2%至4.17亿。不过对比上季度数据来看,这三项业务的收入相较第二季度都有一定程度的回落。

科技布局下的金融壹账通上市之路

“我已经协同集团旗下的银行、证券和信托在积极推进科创类企业客户在科创板上市的工作。”

今年3月13日,在平安集团业绩发布会上,联席CEO谢永林表示,科创板是中国资本市场的重大创新,平安集团高度重视,

联席CEO陈心颖也表示,集团旗下科技类子公司近年都有做融资,资金都比较充裕,因此对于上市的需求并没有特别迫切,会挑选最合适的时机和最合适的地点进行IPO。

上市一向都是平安集团旗下这些新兴子公司的最大KPI。

曾有平安集团内部人士表示,

终于,11月13日,金融壹账通在美公开递交了招股说明书,正式启动上市步骤。金融壹账通赴美上市,首次详细披露VIE架构,这是中概股普遍采用的一种上市架构。

在今年3月13日的平安集团业绩发布会上,陈心颖也表示将推进金融壹账通和集团旗下金融壹钱包的合并。两家公司都有一些特性,是可以互补的。但当时有声音称因监管反对支付机构VIE,平安壹账通与壹钱包合并落空。

根据平安集团财报,金融壹账通在2018年初完成A轮融资,投后估值75亿美元。根据启信宝数据,投资者中包括IDG、软银愿景基金一期和SBI Holdings。

招股书显示,金融壹账通自2015年12月成立以来发展迅速,但从未实现过盈利。3年9个月的时间,累计亏损超过30亿元。在收入结构上,金融壹账通较为依赖平安集团,连续多年4成的营业收入来自集团内部业务支撑。

具体来看,金融壹账通2017年、2018年、2019年前9个月的收入分别为人民币5.819亿元、14.135亿元、15.273亿元。同一时间段,金融壹账通对应的净亏损分别为6.07亿元、11.90亿元与10.49亿元;经营亏损分别为8.9亿元、11.14亿元、11.20亿元。

此前,对于金融壹账通的盈利状况,平安集团联席首席执行官陈心颖曾表示,金融壹账通50%的成本是放在新产品上,如果不做新产品的话马上可以盈利。金融壹账通还会继续做新产品。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