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公司 >

透视现金贷行业,持牌才能生存

2019-12-03 16:57:17    来源:中国金融商报网

这几年迅猛发展的现金贷行业,在国家两高两部36%的利率红线的文件的下发后,迅速进入寒冬,行业的形势越来越严峻。监管机构的指导下,现金贷利率至24%以下,资金成本在18%至20%左右的现金贷行业,算上公司运营成本,资金成本远高于24%,这几乎让现金贷的平台无法生存。

一些消费金融公司已经得到监管机构的指导,现金贷的利率已调整至24%的红线之下,无论是自营业务,还是外部合作伙伴也都是同样的标准。持牌机构都是小心谨慎的执行着监管的规定。

对于一些非持牌机构,那更是风声鹤唳,业内人士网融并购CEO刘庆表示,

很多非持牌机构都已经暂停现金贷业务,少数较有实力的机构开始寻求收购消费金融牌照以及互联网小贷牌照来达到合规的要求。

据行业媒体不完全统计,目前现金贷公司有上千家,大部分都是无牌照经营,持牌的仅有银监会核准的26家消费金融公司及地方金融监管部门核准的189家网络小贷公司。

9月11日,杭州存信数据科技有限公司因涉嫌犯罪被杭州公安查封,工作人员被带回警局接受调查。

9月12日,据相关媒体报道,天翼征信多位高管被警方带走。天翼征信被查,在业界引发的震动颇大,给从业人员的打击也很大,因为这是一家国资企业,是国内第一家由电信运营商发起成立的征信机构。

杭州存信是知名的第三方数据供应商,旗下公信宝依据其网络爬虫产品,已经为200家互金企业提供过数据交易服务,合作方包含拍拍贷、卡牛等平台。

网络上流传的一份关于公信宝产品价格服务表显示,公信宝将收集到的大量个人信息对外出售,牟取私利,另外还违规发行GXC虚拟货币并运营涉嫌传销的布洛克城,已经涉嫌违法犯罪。

9月6日,大数据智能风控服务供应商杭州魔蝎数据科技有限公司被警方控制,核心高管人员被带走,随后公司业务全面停止。

据相关媒体报道,此次魔蝎科技被查,主要原因为涉黑,其向网贷平台提供运营商报告的服务涉嫌侵犯公民个人信息安全。

9月份伴随而来的还有:有盾突然宣布停止商户人脸识别服务,新颜、白骑士、天机、立木、聚信立等纷纷暂停爬虫服务。这些大数据风控服务商,覆盖了市场上绝大多数的现金贷平台。

大数据风控行业自诞生以来最大的行业地震不可避免的已经到来。

现金贷平台没了第三方支付,就如同阻断了血液流通,无法再进行正常运转。切断第三方支付通道,是对违规现金贷的致命一击。

2019年6月,在没有任何事先通知的情况下,富友支付突然调整风控规则,增加风控措施,只要是对接富友支付的现金贷系统都绑不了银行卡,显示风控检验失败,导致大量借款用户放款失败,并引发逾期潮。

2019年7月,因网信普惠清退事件,先锋支付迎来至暗时刻,所有业务暂停,并且大量资金被冻结。

7月下旬,宝付支付下发通知,全面清退不合规现金贷商户。

2019年8月,快钱对现金贷业务一刀切,全面清退。

2019年9月,第三方支付公司全面停止向现金贷提供开户服务,并且清退所有商户。据不完全统计,合利宝、快钱、畅捷、富友、易宝、汇聚、聚合、易联、银盛、环迅、爱农、快捷通、金运通、银盈通、易极付、双乾等已经停止现金贷平台新开户业务。

从6月底一直到现在,已有多家支付机构,因为为非法现金贷平台提供支付通道,而遭到监管处置,虽然现金贷支付业务对第三方支付的收益影响颇大,但是在生存面前,支付公司已经坐不住而主动采取了行动。

毫无疑问,非法现金贷正遭遇来自监管的全面围剿,没有支付通道,非持牌现金贷平台只有自行退出这一条路。

系统商让人联想到之前P2P大跃进时代,在淘宝上花几千块买一套系统的疯狂,现金贷系统虽然没有这么夸张,但在利诱之下,市场依然火爆。

2018年11月初,现金贷行业最大的系统供应商“有脉金控”被警方带走协助调查,殃及数百家现金贷平台。

据业内人士透露,现金贷系统价格差异化较大,有5万一套的地摊货,也有100万一套的高精尖,“有脉金控”20万左右一套的价格属于物美价廉型,不到一年便拉拢了四五百家客户。

只是“有脉金控”的发财梦一夜间便崩塌,这也为现金贷系统商的灭亡拉开了序幕。“有脉事件”让不少业内人士意识到,现金贷系统买卖似乎是一件游走在法律灰色边缘的交易。

前不久,存誉集团被警方调查,旗下雄鹰、大圣系统在业界颇为知名,其介绍显示,雄鹰现金贷系统全程只为让商家合规运营,系统研发前后花费超过三千万资金,技术主体公司为A股上市公司长亮科技。雄鹰系统自带导流平台,风控系统,账户自动收支放款,贷后管理。

头部系统服务商阿尔法象被警方调查后,所有合作商户都无法提现也无法放款。阿尔法象曾宣称其综合征信服务覆盖人群超6亿人,服务机构超百家,合作机构包括阿里云、Linkface、宝付、上上签、宜宾市商业银行、北京银行等。

20万到30万一套的现金贷系统对于多数玩家来说并不算贵,但系统供应商是否仅单纯的提供技术服务,还是要涉及流量、获客、风控、数据等放贷的必要流程,甚至提供代运营服务,对于客户的吸引力大不一样。在实际运营过程中,系统供应商的身份在一定程度上出现了变化,如果涉及到违法犯罪行为,系统供应商也难逃干系。

刘庆认为,过去的现金贷市场并不缺新鲜血液,如今失去系统商提供的系统支持,非法现金贷平台也失去了再生能力。现金贷面临的最严重的的两大弊端高息获利和传统催收方式,目前看来这两个层面未必能有更好的创新。行业要存活,在国内市场向持牌经营转化是大势所趋。

在此前在线借贷行业经历了多轮整治之后,转型为助贷平台成为了许多新金融公司的最终归宿,这些转型助贷机构的公司为了合规经营,采取收购或新设立的方式获取融资担保的牌照资质。

三季度财报显示,几家主要的金融科技上市公司,机构资金占比都在不断提升。其中,已经改名为信也科技的「拍拍贷」有75%的资金来源于机构合作伙伴,相比上一季度增长30个百分点。10月份,该比例进一步上升至100%,撮合贷款量则创下单季度新高。

与此同时,趣店在财报中提及,目前目前平台的交易资金全部由持牌金融机构提供,对接的持牌金融机构已经超过100家;而乐信虽未披露相关占比,但是财报显示,其为各类金融机构服务获得的金融科技收入达到19亿元,在总营收中占比过半,同比增长238%。

在这样的背景下,持牌机构利率受限、规模收缩、业务调整可能直接使得这些平台「无米下锅」。事实上,在之前的多轮整治中,就已经有持牌机构停止合作,保持观望。

现有的政策早已说明,没有取得放贷业务资质,任何组织以及个人不可以放贷,想要继续做现金贷业务就需要持牌。

据刘庆的网融并购平台不完全统计,全国目前共24家公司获得消费金融牌照开业以及多家互联网小贷公司发生股权变更。消费金融和互联网小贷牌照在互联网流量变现上,相比其它牌照,优势更为明显,资金成本也更低。

近年,传统金融公司增速逐步放缓,也显示出需要新鲜血液来促动的新景象,百度目前已曲线拿下消费金融牌照,一些互联网巨头通过收购的方式获取了互联网小贷牌照,互联网巨头的切入,将会改变过去的低效杂乱的情况,一些新的血液的涌入,必将为行业带来新生力量。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