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要闻 >

滨州市:开展永久基本农田界桩的排查 提升干部综合服务能力

2021-09-27 14:58:39    来源:中华工商时报

近日,山东省自然资源厅对央广网报道的“山东博兴300亩耕地被征占开发房地产、现场竖着永久基本农田保护界桩”一事进行回应:“根据查证,虽然所征占地块确不属于永久基本农田,系工作人员将永久基本农田保护区界桩埋错,但给群众造成了不必要的误解。”

滨州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表示,将在全市范围内开展永久基本农田界桩的排查,并将着力提升干部综合服务能力。博兴县政府21日回应称,已针对媒体曝光的问题启动全面整改。

根据上述报道看来,省、市、县三级政府部门都证实了“所征占地块确不属于永久基本农田”“占地现场竖立的永久基本农田保护界桩系错立”,由此引发的误解也的确可以消释。似乎是因为行政信息不通畅引发的一场乌龙而已。

但事情还没完。笔者想要说的是,在央广网的报道中,还有这样的内容值得注意:“据了解,博兴县龙凤生态文化园项目所征占耕地,2017年之前确系基本农田,2017年,通过乡镇规划调整,经过滨州市政府的批准,这块一等水浇地从基本农田调成了一般耕地。”

仅仅是因为乡镇规划调整,一块规模达到300亩的一等水浇地,就从“基本农田”变成了“一般耕地”,莫非这个乡镇的肥沃良田多得很、用不完?既然一等水浇地都没有资格成为基本农田,那就是说在这个地方耕地都是亩产万吨超级神田,所以连一等水浇地都不屑于保护。果真是这样吗?全国真的有这样的地方吗?规划调整之后多出的“基本农田”,等于事实上多出的吗?

即使真的有这样的地方,那就应该随意毁坏吗?能够仅仅从自己一个乡镇的富足就放弃保护耕地的基本国策吗?中国耕地资源稀缺、人均土地或者耕地资源在全世界处于非常贫乏的水平。中国之所以能用全世界7%的耕地养活28%的人口,靠的是宝贵耕地的超负荷透支,这是连小学生上学伊始就要知道的基本国情,这个一等水浇地都不屑于保护的乡镇,仅仅因为自己一个狭小范围的平衡就不顾全国范围的耕地饥渴?

18亿亩基本农田是一个全国概念,是全国各地基本农田累加的结果。以前的基本农田通过乡镇规划调整就不“基本”了,这个乡镇基本农田一下子减少了300亩,相信它最终是有办法落实“占补平衡”的。但纸面上的平衡不是真正的平衡,一隅的平衡,在全省、全国的角度来看,却是减少。一个小范围的“多”,不等于全国的“富”。如果全国每个乡镇都从自己的小圈子范围“平衡”,就会造成一些耕地资源好的地方不珍惜,而贫乏地方竭力保护下来的,却是价值不高的瘠土。

乡镇规划不是马良神笔,它能轻易地将宝贵的资源一笔勾销,但决不可能让资源死而复生。它的这只笔只会在一隅纸片上勾来抹去,却不会在更大的画图上协作构图。它只惦记着自家人吃饱不饿,对左临右舍的饱暖饥寒却没有义务关注。可一个国家大政的落实,别说左右邻居,还有县外、市外、省外需要同气连枝。

由此可见,类似宝贵的耕地资源的占补平衡的实施权力,决不能下放到乡镇层级。越下放,大局观越递减,国家宏观管理的能力被弱化,守住18亿亩耕地红线的任务就会更艰难。现在国家正在规划建设高标准基本农田。如何高标准?休耕就是一项指标。只有休耕,耕地才有喘息机会,才会出产高质量产品。而推广休耕,前提是耕地资源必须富足。现在18亿亩耕地红线屡屡被突破,落实保护任务十分艰巨,必须从根本上堵塞所有的漏洞。乡镇这一级对土地资源的规划,如同一把自由裁量的剪刀,对18亿亩耕地红线是一个威胁。千万不要让这把剪刀剪到红线。(李富永)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