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要闻 >

国信证券立案调查一事在经过4多月后 最终结果正逐渐浮出水面

2018-05-23 23:11:53    来源: 北京日报

国信证券立案调查一事在经过4多月后,最终结果正逐渐浮出水面。

早在今年1月,因公司保荐业务及财务顾问业务涉嫌违反证券法律法规,证监会决定对公司立案调查。2018年5月21日晚间,国信证券发布公告称,公司及从事相关业务的人员龙飞虎、王晓娟、张苗、曹仲原收到证监会《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

具体而言,证监会作出了“没一罚三”的预处罚。其中,公司被没收保荐收入100万元和财务顾问收入600万元,并分别处以三倍罚款,共计罚2100万元。相关业务人员也分别被处以30万元的罚款。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尽管今年年初在国信证券面临调查之后,包括IPO项目和并购项目在内,公司旗下保荐项目因此受到过短暂冲击,但进入3月末以来,便曝出有项目已陆续解禁。

如新三板转板企业捷佳伟创(833708.OC)发布公告称,2018年3月15日,公司与国信证券向中国证监会递交了恢复审查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项目的申请。公告显示,捷佳伟创此前IPO中止审查的原因为其保荐机构国信证券因保荐业务及财务顾问业务涉嫌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随后,在2018年5月8日举行的发审委审核会议上,捷佳伟创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申请获顺利通过。

此外,在国信证券被立案调查初期,公司保荐的6家新三板企业IPO审核也曾遭中止。截至目前,企业IPO进程均已恢复正常。

“在国信证券其他保荐项目中,如果是违规项目同一主办人或保荐代表人负责签字的项目,那‘连坐’是在所难免。不是的话,就不会受影响,”对此,一位华南大型券商投行董事总经理5月22日称,“届时,需要对公司旗下项目进行全面复核,由独立复核人员重新履行内核程序和合规程序,并出具复核报告。其次,公司再给监管部门递交相关的申辩材料,经监管部门审核通过后,余下项目即可恢复正常。”

虽然靴子落地,但后续对国信证券投行业务带来的不利因素短期内恐难以消除。

尤其是随着“独角兽”IPO和CDR规则逐渐浮出水面,众多有实力的大投行纷纷对此摩拳擦掌。而国信证券在此节骨眼上被监管处罚,势必影响到有关项目对其的认可度,而此前市场有传闻称富士康IPO项目曾一度是国信证券的囊中物,最后也因国信证券被处罚一事,而不得不更换中介,最后保荐机构变更为中金公司,主承销商也为中金公司,而国信证券仅为其分销商。

显然,如果真如传言所言,失去富士康IPO这一大项目,所带给国信证券的不仅仅是数千万甚至上亿的保荐承销费,更或将失去的是抢占独角兽IPO和CDR市场的先机和突破口。

5月22日,记者向国信证券方面就上述有关传闻进行求证,对方表示对此不做公开回应。

此前,随着CDR渐行渐近,券商投行有望迎来一场资本盛宴。有业内专家认为,CDR盛宴将只会由少数投行来分羹。

为一项重要的配套规则,5月21日,中国结算就《存托凭证登记结算业务细则(公开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之前,发行与交易管理办法、发行与承销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的反馈截止时间分别为6月3日和6月10日。

当天,另有消息称,最快一个月有望看到首家申请上市的CDR企业。

统计数据显示,2017年我国IPO承销费率均值为6.35%。美国股市10亿美元以上的IPO平均费率为4.73%。考虑到CDR的规模相对较大,市场预计费率与再融资相当,但低于A股IPO费率。

据长城证券分析师刘文强预测,总体而言,就符合试点条件的海外独角兽CDR/IPO双轨制方式回归A股,最乐观预计未来几年给国内券商能够带来的增量业务有望达到836亿元。若剔除中国移动与中国电信,初步预计未来几年给券商带来的收入增量为149.72-667.76亿元,这部分占到券商2017年营收的4.81%-21.44%。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