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要闻 >

隐秘的角落老陈和严良死了么 结局细节解析

2020-06-28 10:12:09    来源:中华网

《隐秘的角落》结局细节解析

先来回顾一下,这三个小孩做了哪些触犯法律的事情。第一,目睹杀人过程,没有报警,反而去和杀人犯做交易。目睹杀人过程没有报警本身不算违法,顶多算是道德问题。但是以他人违法证据来敲诈勒索本身已经构成了犯罪,要视勒索的钱财数量进行量刑。第二,向警察作伪证,这个行为肯定是违法了。

躺在船上看星星

那为什么这些小孩到最后都没有任何事呢?其一,严良主动向警察交代一切,连环杀人案属于重大案件,对于有特殊贡献的证人可以视情节减刑;其二,主动归还勒索的钱财,这也会在量刑的时候起到好的引导作用;其三,这三个都是未成年人,以教育为主,最多是进少管所教育几天,考虑到前两条最终可能也就是口头教育。从这三点来看,这三位最后回归正常生活也在情理之中。

02

为什么结局出现严良到学校找朱朝阳的场景?

这个问题确实有点让人费解。我昨天在评论里看到这样一条回复“小说里严良是警察,他知道朱朝阳是装的才会去学校”,看来小说里隐藏最深的是朱朝阳啊!如果大家想了解更多关于小说的内容,可以去看看《隐秘的角落》原著《坏小孩》(紫金陈著),通过下面的链可以直接购买这本图书。

如果顺着这个思路来看,严良到学校是确定朱朝阳是否解开心结重新开始生活了。从某方面来说,朱朝阳卷入这一切完全是因为自己,如果没有自己的意外到访或许就没有后面发生的一切,他内心是怀有愧疚之情的。严良期望看到朱朝阳放下一切重新开始自己的生活。

严良到学校找朱朝阳

朱朝阳的眼神却有点让人玩味儿,他似乎又回到了那个沉默寡言的性格,但更多的却是冷漠。他虽然可以向警察坦白一切,但始终无法原谅严良,毕竟他们的到来间接导致了自己父亲的惨死,这条沟壑成为了他与严良之间一条不可逾越的天堑。严良到学校更像是一种告别,告别这一段真挚的友情。

03

严良为什么在台风来临的时候去寻求张东升的帮助?

我当时在看这个情节的时候,一度以为严良脑子进水了。已经勒索了人家三十万,还要去找他帮忙,你就不怕对面起歹心啊,更何况还是一位杀人犯。

严良决定去寻找张东升的帮助

既然这样,他还有其它更好的选择吗?方案一:去其它宾馆。这个方案可操作性不大,首先他是未成年人,没有身份证登记,警察又在外面挨家挨户的找他们,住宾馆大概率是被发现了。一旦被发现,包里的三十万必然要被没收,那欣欣的病就没法医治了。方案二:去找老陈。这个方案也不行,老陈当时已经为了他被王立捅伤了,现在还在医院里躺着呢。方案三:去找朱朝阳,然而朱朝阳和老陈一样,也在病房里躺着呢。方案三:回到旧船,但是那里已经被警察发现了。掰着指头数,他能去找的人和地方基本上都被堵死了,唯一剩下的只有张东升了,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04

为什么张东升临死之前对朱朝阳说你还是相信童话吧?

这个问题是在我文章下评论的网友提出的,这个问题很好,在这里要先感谢一下他的提问。要回答这个问题,首先要理解电视剧中童话不是独立存在的,它是和现实一起相对出现的。童话往浅了说是美丽的故事,往深了说可以是美好生活的希望和向往。现实呢?不是有一句话嘛,“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现实不仅骨感,有时候还很残忍。

张东升临死之前说“你还是相信童话吧“

那张东升说这话什么意思呢?他是希望朱朝阳不要像自己一样,要怀抱美好的希望活下去。奇了怪了,杀人犯张东升能这么好吗?要我说,这还是有可能的。张东升以自己生命为诱饵,希望打开朱朝阳内心邪恶的大门,但是他失败了,朱朝阳没那么做。愿赌服输,这点度量他还是有的。再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谁说杀人犯临死之前不能有点真情告白啊!他更希望自己身上的一切不要发生在和自己有很多相似点的朱朝阳身上,这对朱朝阳来说,既是期望也是警告吧!

剧中真实结局你看出来了吗?

论让人细思恐极的程度,在近期的影视作品中,《隐秘的角落》敢说第一,就没有人敢说第二。

在只看了前六集的时候,我以为剧组为了过审而给人物赋予了“善”的一面,并对剧情进行了一定的合理化。

但看了全集后,我发现我可能还是太年轻了……

大结局中,万恶的张东升被击毙,朱朝阳告诉警察朱晶晶死的时候自己在现场,严良和老陈待在一起,普普和弟弟配型成功。

《隐秘的角落》有一个看似完美的落幕。

但是事实真的是这样吗?

我认为不是。

在美好童话的滤镜下,《隐秘的角落》显然是一个彻底的黑色故事。

严良和普普还活着吗?

这应该是最没有争议的一个问题,因为《隐秘的角落》从片头开始就一直在告诉我们“三个小孩最后只剩下一个,躲在了一个隐秘的角落”。

严良和普普的死亡是毋庸置疑的,普普应该是在张东升家中就已经病发死亡,所以在后续的剧情中,这个人物再也没出现过。

最好的证据,就是花絮里张东升吃了三份儿童套餐。

而严良,我认为他是掉下船后死亡的。

有人认为严良已经死在水产工厂了,甚至连老陈也应该在那个时候死去了。

但其实严良去探望父亲的时候,引路的护士与他是有交流的;而老陈收到30万元赃款的时候,他与叶警官是也有眼神交流的,手也一直捂着自己受伤的地方。所以之后老陈应该是真的赶到了现场,并跳下海去救严良。

但在这之后,老陈和严良应该都没活下来。

从警察询问的时候开始,一切都已经是朱朝阳的幻想。

最后一集中有非常突兀的一幕,朱朝阳拿出普普给的信的镜头出现了两次。

第一次出现时,后面的情节是严良走进大礼堂;老陈在跳广场舞;严良和老陈坐在一起,老陈告诉他普普和弟弟配型成功的消息。

这无疑都是有很大BUG的,走进大礼堂的严良除了朱朝阳谁都看不见,老陈明明一直在说自己不要跳广场舞,怎么又会主动参加,普普都已经死了,怎么跟弟弟配型?

这是美好的想象,只是童话的结尾。

张东升是唯一的凶手?

首先可以确定的是,朱朝阳和朱晶晶的死脱不了干系。

普普的信中说,她不会将少年宫发生的时候告诉严良,可她其实一早就将朱晶晶坠楼的事情和严良说过,那么这件“不能说的事”一定就是与朱朝阳有关。

剧中朱朝阳对于自己在现场做了什么的措辞一直很含糊,“我也在现场”可以解释成“我在现场但我阻止不了”“我在现场但是我什么都没做”“我在现场我还动手了”。

我个人偏向于朱朝阳是属于第二种。实际上,在原著中,朱晶晶就是被朱朝阳给推下楼的,剧中的朱朝阳或许并没有直接动手,但很有可能在朱晶晶快要摔下去的时候无动于衷。

这样普普的那句“她要掉下去了”就能成立了。

对于严良和普普,朱朝阳无疑也是有杀心的。

从故意把有复制卡的事情透露给张东升、把空卡交给严良等举动就能看出,朱朝阳打的就是借刀杀人的主意。在严良最后一次来找他,告诉他自己决定要报警的时候,朱朝阳的眼神变化也十分值得玩味儿:

而当严良将从船上掉下去的时候,朱朝阳也像是当初面对朱晶晶一样,无动于衷:

他没有亲自动手,却也能让这两个人消失在自己的生活中。

还有王瑶的死。

有人认为王瑶的死也是朱朝阳补刀,因为严良看到的王瑶躺着的姿势,跟之前张东升打她时她倒下的姿势是不一样的。

但我觉得这可能性不大。

朱朝阳是个极为缜密的人,做事缜密的标准就包括了“绝对不做多余的事情”。

杀死王瑶对他有什么好处呢?她除了第六感外没有任何一件证据能证明朱朝阳做过什么,贸然杀她,甚至可能会在现场留下自己的痕迹,所以朱朝阳绝对不会动手的。

我甚至觉得,朱朝阳在最后承认自己去过少年宫的五楼,也不是什么真心改过,他这么做一是反正他爸也不在了,不需要保持形象,二是考虑到“雁过留痕”,担心警察迟早会在现场找到自己的痕迹,所以干脆直接承认自己当时也在,打消他人对自己的疑虑。

朱朝阳的“重新开始”,绝对不是“认错后、赎罪后”的重新开始,而是“把这个故事讲到天衣无缝后”的重新开始。

朱朝阳是“好小孩”还是“坏小孩”?

作为观众的我们在这么一分析之后,当然知道朱朝阳绝对不可能是好小孩的。

但是站在叶警官这类剧中人的立场上,朱朝阳到底经历了什么呢?

暑假的某一天,儿时的玩伴突然找上门,他热情招待了他们;

去景区游玩的时候,他们无意中拍下了张东升杀人的视频,他想报警,但是另外两个“坏小孩”提出要敲着勒索张东升;

然后普普去找朱晶晶,朱晶晶意外坠楼;

他不敢说;

接着他被迫卷入了张东升和另外两个小孩的斗争,并在百忙之中与亲爹上演了一段时间的父慈子孝;

然后他被王瑶针对,被王立绑架;

在水产工厂,他失去了自己的爸爸;

他一直都是受害的那个,是无奈地帮助“坏小孩”的那个。

实际上,在原著中,朱朝阳最大的杀器是他的一本日记。这本日记里记录的事情真真假假、虚实参半,既能将所有的情节联系在一起,也能将他自己塑造成一个完全白莲花的形象,看完日记的人都说,他是整个事件中唯一无辜的人。

剧中,写日记只是出现了几次,没有起到什么特别大的作用,但现在想来,我们看到的所有故事是不是都是朱朝阳日记中的内容?

只是这一次,他知道把自己塑造成一个完全白莲花的形象是不现实的,所以他承认了一些事,否定了一些事,隐瞒了一些事,导致剧情时常有突兀的地方。

比如他妈的感情经历、亢长的父子情深戏码,其实要表达的就是“我妈不正常,我爸不爱我,我可怜死了”。

甚至于普普要三十万救弟弟这一点,是不是也是他编出来使得自己的行为圣母化的?

笔在他手上,他想怎么写都行。

其实对比于原著,剧中的朱朝阳还是弱化了许多,虽然明里暗里地推送了事件的发展,但也用了不少主角光环,促成了很多巧合。而原著中,朱朝阳当真是运筹帷幄、步步为营,手不刃血害死了一个个人。

当然,这部剧能改成这样作为读者已经非常欣慰了。

如果觉得这部剧不错,我还是很建议看一下原著的,不仅仅是在设计的紧密度上,对比原著和剧版在人物设定上的改编,你说不定还能发现一些让人很想“呵呵”的细节。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