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要闻 >

钢企要优化机制 灵活应对价格大幅波动

2020-12-30 09:43:16    来源:中国冶金报

铁矿石主力合约大跌逾5%,截至发稿,跌幅为5.3%,报965元/吨。

延伸阅读:

业内人士发声:铁矿石暴涨缺乏基本面支撑 资本炒作痕迹非常明显

“进口铁矿石价格近期大幅上涨的现象是极为不正常的,缺乏基本面的支撑,资本炒作的痕迹非常明显。”12月22日,北京建龙重工集团(以下简称“建龙集团”)副总裁、天津建龙钢铁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津建龙”)总经理赵忻在接受《中国冶金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赵忻认为,将近期进口铁矿石价格暴涨“甩锅”给供需失衡,这个说法是站不住脚的。

铁矿石价格暴涨不能简单归因于供需矛盾

“176.9美元/吨!”12月21日傍晚,随着当日铁矿石指数的发布,市场一篇惊呼!——但似乎也在众多市场人士的意料之中。当日15时收盘的大连商品交易所(以下简称“大商所”)主力铁矿石I2105合约的价格已再破历史新高,单日涨幅高达101元/吨,收盘价达到1144.5元/吨,。

据《中国冶金报》记者统计,截至12月21日,62%铁矿石指数自月初以来已经上涨了超过43.85美元/吨,涨幅历史罕见。赵忻告诉《中国冶金报》记者,铁矿石价格近期的大幅上涨已经远远超过市场预期。

作为国内铁矿石进口贸易的主要参与者,从业多年的赵忻对进口铁矿石市场已然十分熟悉。赵忻介绍,她所在的天津建龙主要业务就是负责建龙集团进口铁矿石的保供业务,近年来,该公司进口铁矿石贸易量在稳步提升。“2019年我们的进口铁矿石贸易量是3000万吨,今年将达到5000万吨。”她说。

为了说明供需问题,赵忻向《中国冶金报》记者展示了一组数据进行对比:从库存来看,铁矿石港口库存三季度均值在1.14亿吨(9月末为1.16亿吨),铁矿石平均价格在118.2美元/吨左右,对应的铁水月平均产量是7760万吨,日均疏港量在315万吨左右;从12月份来看,铁矿石港口库存在1.24亿吨附近,高于三季度的均值,对应的铁水月产量约在7530万吨左右,低于三季度的均值,日均疏港量与三季度持平。“港口库存没有减少,铁水产量没有增加,疏港量没有变化,这说明近2个月铁矿石供需矛盾不仅没有加剧,反而较三季度略有缓解。由此可见,铁矿石价格上涨的原因不能简单归因于铁矿石供需矛盾。”赵忻说。

“近俩月铁水产量之所以下降,主要与今年冬季的环保限产有关,而且今年限产的范围与往年比还有所扩大。”赵忻告诉《中国冶金报》记者,实际上重点地区每年的环保限产已经成为了常规动作,今年是“十三五”收官之年,部分环保指标压力大的地区会对钢铁、电力这类企业实施停限产。据《中国冶金报》记者实际了解,今年入冬以来,河北、河南多地开启频繁限产模式。尤其是唐山市11月3日发布的《唐山市2020-2021年年秋冬季空气质量强化保障方案》,被称为唐山史上最严环保管控方案。方案要求2020年11月1日~2021年3月31日期间严格实行限产方案,方案中多家未达到A级绩效评级的钢铁企业的烧结机和高炉每个月都被不同程度要求停产或限产。

此外,对于市场上认为的年底我国部分新建高炉投产导致需求紧平衡的说法,赵忻也不是十分认同。“有市场人士测算年底有3000立方米~4000立方米高炉投产,但是这并未反应到铁水产量上,12月份的铁水产量与第三季度月均产量相比是下降的。这是因为高炉有新投产的也有退出的。比如,唐山建龙的2座高炉在10月份和11月份都已经先后停产了。”她说。

不过,就2020年全年来看,赵忻认为,铁矿石价格上涨是可以理解的,但是目前的铁矿石价格快速上涨显然是不合理的,是不可持续的。今年1~11月份,全国累计生产粗钢9.61亿吨,同比增加5.5%,预计全年将超过10亿吨。“受疫情影响,欧洲今年的粗钢产量整体下降,复工复产也未达到预期,对铁矿石的用量也有较大幅度的降低。这样看来,中国对铁矿石需求的增量相当于消化了一部分欧洲国家的减量。况且,中国的粗钢产量增加也有一部分技术进步的因素,并非是完全依靠铁矿石消耗来产生增量。”她说。

对于明年的铁矿石价格,赵忻告诉《中国冶金报》记者,主要从2个角度来看,一个是供需基本面的问题,一个是市场情绪的问题。就供需来看,如果没有矿难这类事件的出现,明年的铁矿石供需会基本保持平衡,至少和今年的供需相比不会更紧,价格应回归至理性水平。

从市场情绪来看,她同时表达了自己的担心:“明年第一季度有2个情绪点,一个是钢厂补库,另一个是澳大利亚飓风季对发货的影响。这容易在期货市场引发多头情绪,如果多头情绪一直在的话,铁矿石价格还可能保持高位运行。”赵忻说,“但是从供需来看,长期高位运行肯定不可持续,至少明年第二季度、第三季度铁矿石价格应该会往下走,最终会回归到100美元/吨左右。”

建议进一步完善相关制度,防止资本炒作

既然铁矿石供需基本面不支持近期的铁矿石价格暴涨,这轮铁矿石价格暴涨的原因是什么呢?

12月10日,中国钢铁工业协会组织中国宝武、沙钢、鞍钢、首钢、河钢、华菱钢铁和建龙集团等几家国内大型钢铁企业召开铁矿石市场座谈会,与会企业均认为当前铁矿石价格上涨已偏离供需基本面,大幅超出钢厂预期,资本炒作迹象明显。

这与赵忻的观点一致。她认为,这一轮铁矿石价格上涨,资本炒作是主要原因。她进一步解释,首先是多年来饱受诟病的铁矿石指数定价。因为指数采样不透明,很多成交不具有代表性。

新交所铁矿石美元掉期交易月底结算价与指数月均价一致,故掉期变化直接影响指数。“这个盘子小,很容易被资本拉涨,这种拉涨也会传导至国内的铁矿石期货交易市场。”赵忻说。

事实上,国内铁矿石期货交易市场的剧烈波动也引发高度关注。铁矿石期货主力合约已经连续数次创下历史新高。12月22日,大商所公告称,自2020年12月22日交易时起,非期货公司会员或者客户在铁矿石期货各月份合约上单日开仓量不得超过2000手。这是12月份以来大商所第6次针对铁矿石期货采取措施。

此外,铁矿石供需等基础数据对市场预期分析至关重要。赵忻还建议由国家权威部门牵头,对包括铁矿石在内的大宗商品的基础数据进行专门统计和发布,一方面避免数据被资本片面利用,另一方面避免出现由于数据不准确导致市场误判的风险。

钢企要优化机制,灵活应对价格大幅波动

面对铁矿石价格的大幅波动,很多钢铁企业直呼“受不了”。铁矿石作为钢铁最重要的原料,其价格上涨加剧了钢铁企业的经营风险。

赵忻介绍,建龙集团在全国的几大钢铁生产基地目前合计粗钢产能在3500万吨左右,对铁矿石需求量巨大,为最大发挥各基地的协同效应降低采购成本,建龙集团强化了进口矿的集中采购业务,在集中保供过程中,天津建龙还拓展了铁矿石贸易业务,今年保供加贸易年交易量达到5000万吨。

赵忻告诉《中国冶金报》记者,这5000万吨的铁矿石贸易量包括了船货和港口现货,一半以上是用来为建龙集团旗下的钢铁生产基地保供。

就如何应对铁矿石价格波动以及保障资源供应方面,赵忻告诉记者,建龙集团各基地根据自身特点采取了多种措施灵活应对,取得了不错的效果。

一是根据地域特点适当扩大国内矿的使用比例。她举例,建龙集团在东北区域有7家钢铁企业,这7家钢铁企业的产能近1800万吨。由于东北地区当地铁矿石资源相对较丰富,这些钢铁企业把国内矿和进口矿搭配使用,进口矿使用比例接近45%左右,其余使用当地铁精粉造球入炉使用。在进口矿价大幅上涨时,可以适当增加国内矿的使用比例以降低成本。“我们在利用国内矿的技术上已经不存在问题,一些钢企的国内矿用量比例最大可以达到80%~90%。”赵忻说。

二是充分利用边境贸易的优势。赵忻告诉《中国冶金报》记者,建龙集团在黑龙江有4家钢铁企业,由于与俄罗斯接壤,通过边贸进口俄罗斯铁矿石有一定的价格优势,俄罗斯矿商也希望扩大对黑龙江省的出口获取高收益,双方通过合理的价格机制实现共赢。

三是在对主流进口矿的采购上,建龙集团也加强和四大矿山的合作,尽可能多地以长协的方式保证供应。

四是提前做好配矿技术储备,多渠道利用非主流矿种。赵忻介绍,建龙集团也在扩大矿山的合作范围。天津建龙有专门的配矿技术专家队伍,会提前针对一些中小矿山的矿种和大矿山的小品种进行研究,提前做好烧结杯试验和配矿方案。“这些矿一旦成规模出产后,我们很快就能应用上。”赵忻说。

据悉,建龙集团未来的战略目标是两个“5000万吨”,即控股5000万吨钢铁产能,参股5000万吨钢铁产能。这一战略目标对于资源保障能力的要求与日俱增。赵忻告诉《中国冶金报》记者,建龙集团一直在跟踪海外矿山的发展,实时寻找投资机会。“对国外矿山股权投资是我们的初步想法,要付诸实践,还需要合适的时机。”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