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市场 >

美团公开招股 持续地烧钱能否支撑美团野心

2018-09-11 11:34:20    来源:财联社

在完成递交招股书,通过港交所聆讯,启动PDIS(Pre-Deal Investor Education)等一系列动作之后,美团在上周五起发起公开招股,每股发行价格区间为60-72港币,据此估算估值在3575亿港币-4290亿港币(455亿美元-547亿美元)。据悉,本次发行的募集资金将用户技术升级及提高研发能力,开发新产品及服务,选择性的寻求收购或者投资于与公司业务互补并且战略一致的资产业务,营运资金和企业用途。据消息称,美团将于9月20日正式挂牌上市。

业界将美团的此次上市评为多次融资后必走的一条路,有媒体甚至称美团是“融无可融”,需要靠上市来募集资金。上市真的能解决美团的燃眉之急吗?美团持续性地烧钱模式能持续多久?谁又将为美团“无边界”的扩张野心买单呢?

被资本推出来的美团

2010年3月,美团上线了。彼时的王兴在经历多次创业失败后又开始了他的新一次征途。最初王兴将美团定义为“新型团购网站”:每天只卖一件商品,原价100元的红酒品尝套餐以五折价格出售。为了保证流量的质量,美团坚持“自营”:一家家商家去拜访,每天只上一单团购,完全不做地推广告。

因此当美团拿到B轮的钱的时候,A轮的钱都还没用完。

但在资本的推力下,美团没能坚持住,开始加入了烧钱大战。2010年,团购网站硝烟弥漫,从百团大战进入千团大战,经过四年的团购烧钱,美团相继打败了拉手网、糯米团、窝窝团,成为团购行业里的寡头,市场份额一度达到80%。美团真正坐稳霸主的位置是在2015年将成功将大众点评收入麾下,合并后的美团点评占据团购90%的市场份额,已成为中国最大的O2O平台,估值170亿美元,彻底甩开其他竞争对手。

为了支撑庞大的估值,在团购领域刚刚称霸,还没来得及踹一口气的美团,很快又进入了外卖领域的搏杀。这不仅是资本的需求,也是美团本身的需求。王兴曾说:“我们不是要做每一个细分的第一,而是要做总体的第一,美团要做吃喝玩乐的互联网平台,更大一点是服务业的互联网平台。

很快,通过补贴大战,美团与阿里巴巴(收购了饿了么和百度外卖)形成了行业内双寡头的局面。据《2017中国网民网络外卖服务调查报告》,中国网络外卖用户最常使用的外卖平台中,美团外卖的份额占比53.9%,位居第一。第二名是饿了么,占比29.8%,百度外卖占比13.7%,其他平台2.6%。

美团的业务比例中外卖也快速占到重要位置。到2017年,餐饮外卖业务的应收占美团整体营收的61.9%。

2017年10月19日,美团宣布新一轮40亿美元融资,估值300亿美元。美团CEO王兴在媒体沟通会上表示:“完成此轮融资后,公司进入一个全新的阶段。美团点评将在更多新业务上进行尝试。”

王兴所指的新业务,就是我们后来看到的在南京上线打车业务,线下实体店“掌鱼生鲜”以及进军共享充电宝等。8年来,美团融资总额超过84亿美元,其中至少74亿美元的融资发生在2015年美团和大众点评合并之后。

美团在资本的加持下获得了行业霸主的地位,并且在无限制地扩展其边界。

王兴的野心

作为一个创业失败多次还坚持重新开始的人,王兴的“野心”是我们无法想象的。

在攻下团购和外卖市场后,王兴又带领美团进军网约车领域。2017年2月14日,美团首先在南京上线运行打车业务。在南京试点的十个月以来,美团打车事业部已经拥有一支超过200人的团队,日订单量也已突破10万单。随后,立即准备在北京、上海、成都、福州、温州、杭州和厦门七个城市进行扩张。

美团第二个进军的城市是上海,在上海,美团开始挑战滴滴的霸主地位,并快速拿下30%的市场份额。有业内人士称,如果没有美团这个变量,成立5年多的滴滴可能很快行驶到下一个关键路口“实现集团整体盈利。可是现在滴滴不得不又面对新一轮的挑战。

在网约车领域刚刚取得成绩,紧接着美团就以搅局者的身份强势入局出行领域,不惜以27亿美元重金收购了正处于亏损状态的摩拜单车。有分析师认为,不管美团进军网约车,还是共享单车领域,都是在为怎么“到店“铺路。美团从诞生之初就涵盖了整个O2O市场,这一套体系是紧紧围绕在”到家+到店“上的,所以出行会是这整个体系中绕不过去的一个槛。

美团始终未停下脚步,其业务又扩展到酒店旅行、民宿、超市领域,在这些领域,美团要面临携程、Airbnb、盒马鲜生、7Fresh等强劲的竞争对手,对于王兴和美团来说,这些庞然大物都不足以撼动他的野心。

有一点需要注意的是,美团选择的新业务都是只要烧钱就能有收入的重运营生意。钱下去了,就能有收入也有用户活跃度。正如王兴所说:“仔细观察所有垂直领域后,你会发现他们总会在某个用户群体形成交集;而就餐、点餐、看电影、旅游、租车的用户,基本上都是同一群人。

烧钱换增长,再做新业务换钱烧,这是一个循环。所以业内认为美团是一家“烧钱”烧出来的公司。没有资本的助力,撑不起王兴的野心。

美团不仅自己开辟业务,为深入本地生活领域,美团进行了投资。据不完全统计,近四年来,美团先后投资了三十多家公司。在这些投资中,美团要么单独注资,要么领头,很少有跟投的情况,可以看到美团背后王兴一贯的“强势“。

8年来,由王兴带领的美团无时无刻不在加强“地面部队“的建设,包括其中的每一次投资和并购。

美团的隐患

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美团的四处扩张,那么“好战“这个词是最合适不过了。美团就像一个斗士一样,这么多年来不惧怕每一场恶战的到来,甚至还是恶战的挑起者。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2015年10月收购大众点评后,美团不仅将支付宝支付这个选项折叠起来,还把宝贵的支付页面推荐上线了一个叫“银行卡支付“的选项,默默完成了美团支付业务的第一步引流。

不过在创业这件事上过于勇敢也不完全是件好事。面对已经占据一定市场份额的对手,以恶战的方式参与市场竞争必然会导致“暂时脱离经济规律“,以压缩对方市场空间为前提进行漫长的消耗式投入。这不仅给参战的双方带来日常运营的压力,还有可能孕育一个畸形的市场。

但这一场场恶战让人们记住了美团,当人们回顾O2O、电商、旅行、电影、移动支付这些经济领域时,总会提到美团,美团也在不停地恶战的过程中完成了业务的横向扩展。

现在的美团严重地体能透支,但是经过激烈竞争的美团倒成了个装不满的“万金油“,在每个里领域都能横插一脚,除了团购和外卖外其他也不是做到最好,这样人们在使用服务时不会将其做为首选。

美团目前还未实现盈利,按照王兴的话来说,在规模和利益面前,他选择牺牲短期利益来获取更为长远的回报。但是面对如此庞大的业务,一旦资本方不再加持,也意味着美团的扩张之路的终点。

此外,有投资者质疑,美团的商业模式也被认为是不可持续的。美团的O2O模式是以团购和外卖为代表的,这种模式没有壁垒,依靠着巨额补贴去拓展新客户,并且维持着老用户的烧钱大战,这种运营状态并非是健康的。

而且美团与商家的关系也一直被媒体诟病。此前就有很多媒体报道,美团为了提高营收,开始提高商家的交易佣金,开征团购上架费、广告费等一系列费用,各地商家不断抗议甚至集体下架在美团点评的团购和店铺。

平台为了快速获取利润,只要收入,不顾商家死活,大部分用户冲着低价去消费,没有平台忠诚度,平台为了留住用户只有不断拼命烧钱,但行业相对盈利不足,这样的 商业模式只能造成恶性循环。

未来美团面临的压力和挑战不小,上市对于其来说仅仅是一个开始。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