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市场 >

星美控股遭闭店潮 旗下数家影城停业消失

2018-12-24 11:43:41    来源:华商报

影院市场正在经历洗牌与转机的抉择时刻,星美控股(HK.00198)则成为寒风中受损最大的头部公司之一,星美国际影院,作为近年来快速发展的连锁院线,旗下数家影城停业,引发行业震动。而电影总局本月发文,促进影院建设,对国内影院和银幕数量提出了新的目标。

星美国际影院遭遇闭店潮,西安3家店已消失

国内电影市场如同当下的天气一般,寒意阵阵。今年以来,各地都有影院在悄无声息地停业、改造或者被转让。即便是一些连锁院线,日子也不好过。

在香港上市、半年报号称拥有365家影城的星美控股近期就麻烦缠身:陷入“欠薪门”,累计停牌超过3个月,被香港恒指从综合指数中剔除,旗下影院也传出闭店歇业的消息。自今年9月3日起停牌至今的星美控股,截止昨日依然没有复牌的消息。有券商人士分析,其复牌后,如果没有实质性利好支撑,其股价大跌的可能性较大。

华商报记者近日在苹果手机应用商店仍可以下载到“星美票务”的应用,目前可查询到西安3家星美国际影城,却无一家正常营业。

上周,华商报记者在西安市西三环外的红光路和平村十字西南角看到,“星美国际影商城2F”的招牌仍然出现在建筑外墙上,这里位置虽然偏僻,周边并没有太多竞争对手,但通向影院入口的电梯已被障碍物阻挡起来。位于建筑一层的服装批发城内,一位工作人员说星美影院闭店很久了,“已经好久没有对外营业。”

西安市西稍门开元商城五层和西安市红旗厂附近的乐派广场七层,在“星美票务”的应用中也显示有星美国际影院,目前均为万达影城在运营。值得一提的是,这两家影院此前对外名称是MRS中影国际影城。“万达大约在2016年底前后收购和代管了一批影院。”一位前中影影城的工作人员告诉华商报记者,星美票务的更新可能有延迟,所以有些已发生变化的店面信息还能看见。至于此前影院对外名称是中影而不是星美,这有可能和影院及院线的合作有关。

位于西安市幸福路与韩森路十字东南角的中影星美国际影城,名称里也带有“星美”二字。负责接听咨询电话的工作人员表示:“我们这家店和星美国际影城不是一回事。”不过从公开信息来看,中影星美院线有限公司背后也有星美的身影。天眼查信息显示,中影星美是中国电影(14.510, 0.14, 0.97%)集团公司与星美传媒共同投资成立的电影院线公司,其中星美持股40%,而这家院线公司的副董事长覃辉正是“星美系”掌门人。

快速扩张形成“后遗症”,今年全国几乎每天都有影院关门

电影院业务是星美控股的主要收益来源。近些年来,星美在影院产业的扩张也是不遗余力,2013年末,当时星美控股在全国主要城市有68家影院和490块银幕;到了2015年,影院数一下跃升至200家,银幕数也增至1400块。随后两年多,星美旗下的影院和银幕数继续保持快速增长,截至今年6月30日,影城达365家,银幕2290块。

持续的规模扩张给星美带来的并非一帆风顺。随着员工欠薪问题被曝光、债务危机浮出水面,星美影院的关店现象也愈演愈烈。据星美控股12月6日的公告显示,截至今年11月30日,对若干雇员工资尚未支付总额约1.08亿港元;租赁物业租金尚未支付总额约2.01亿港元;对上映电影供应商尚未支付版权费总额约人民币1.5亿元。在国内经营约320家影院,其中约140家已短暂停业,约11家有可能将因不能支付租金而失去赎回权。

星美影城的停业潮虽是个案,但国内影院闭店或停业整顿却也不再鲜见。数据显示,去年全国范围退出市场的影院在245家以上;今年国内累计已有约300家影院因各种原因停业、改造或转让,相当于平均每天都有一家。而能生存下来的影院,也面临着业绩分化的挑战。甚至有消息称,目前全国至少有30%的影院处在亏损状态。

“前期的快速扩张加剧了影院行业的竞争压力。”美好生活文商旅研究院院长夏强表示,过去几年资本看到国内电影市场的火爆行情,投资欲望强烈,导致市场出现了非理性的扎堆注资;而在增量飙涨的过程中,影院经营的各项成本,如:房租、物业、人员工资等成本却是有增无减,在竞争越发惨烈的市场环境下,集中闭店的现象也就在所难免了。

影院增速超过票房收入,单影院票房产出下滑

最近广东地区的两家老牌影院停业,引发了不小的行业震动。一是知名影院集团UME在广州的唯一一家影城:广州UME国际影城,运营时间达12年、一直保持当地前15强的票房成绩;二是有着13年运营史、曾长期位列深圳票房第一的橙天嘉禾影城。虽然对外公布的停业原因都是“租约到期”,但据知情人士透露,实际上是续约时租金上涨所致。

在成本端,房租、物业和人员工资,对于影院经营而言都是不菲开支。西安一家影院负责人向华商报记者透露,现在一个好地段常常会有多家影院扎堆,租金自然水涨船高,“租金占票房比重达20%以上已经十分常见。”这位负责人表示,虽然现在影城跟建筑业主方的租约一般都在十年左右,但因为个体经营和影院吸引力的差异,也不能保证一家影院可以一直开下去。

西安奥斯卡影城负责人毛喜介绍,设备投入也是影响影院客流和经营的关键。像现在影院里越来越多的IMAX厅,成本差不多就相当于前几年一个小影院的整体投资。伴随电影票房增速的放缓,影院市场的份额却正在被稀释。数据显示,2017年全国影院增至9342家,同比增长18.1%;银幕数量52889块,同比增长21.8%;剔除服务费的总票房约524亿元,同比增长13.45%。影院和银幕数量的增长热度明显超过了票房收入。

西安另外一家影城负责人俞杨表示,与欧美成熟市场不同的是,中国人口基数大,大电影市场正处在发展期,近年来实际上是在补短板,属于恢复性增长。未来电影票房还会有增长,但要持续猛增就比较困难了,相比于影院、银幕等渠道,目前电影票房市场所面临的最主要问题是结构性问题,同时还取决于居民消费水平和消费升级等因素。但反过来,电影票房又的确会影响到影院的经营生态。

陕西影院覆盖率整体未饱和,需留意局部地区扎堆

早在2016年底,我国就已超过美国,成为全球电影银幕数量最多的国家。截止今年6月底,全国电影银幕数量已达到55623块,如今,3D、4D和IMAX巨幕已成为激增的国内影院中的标配。12月11日,国家电影局印发的《关于加快电影院建设,促进电影市场繁荣发展的意见》提出,到2020年,全国加入城市电影院线的电影院银幕总数计划达到8万块以上。鼓励企业积极投资建设电影院,鼓励电影院线公司依法依规并购重组。

陕西地区电影市场也保持了快速增长。华商报记者上周从陕西省新闻出版广电局了解到,去年末,全省新增影院56家、银幕327块;城市影院总数达272家、银幕总数为1448块;票房12.77亿元,相较2016年的11.51亿元,增长约11.03%。今年以来,截至11月底,陕西影院数量增至315家,票房收入13.22亿元,再次创下历史新高。

“仅从银幕覆盖率来测算,陕西市场整体并未饱和。”某院线负责人告诉记者,北美成熟市场大约1万人养活一块银幕,目前陕西大约是2万多人才拥有一块银幕。但由于影院数量的增速要比票房增速更快,所以在局部地区也存在影院扎堆的情形。

夏强表示,西安影院密度在全省是最高的,不少主流商圈目前存在趋于饱和或已经饱和的状况。可以认为在局部市场内,影院行业已经进入了存量市场的竞争。这种状况随机打开一个购票应用就能看出:越是热门商圈电影院越多。猫眼电影显示,在大雁塔区域有8家电影院,未央路有7家电影院,民乐园有5家,小寨有4家,影院品牌也是多得令人目不暇接。

据拓普电影数据库报告显示,近三四年间,受阶段性利好不断影响,包括前期房地产发展及政策面的鼓励和扶持,内地每年仍新增近千家影城和近万块银幕。不过高速发展的影院建设并没有做好整体细化和复杂规划,在一二线城市已到了出门3公里必有影城的态势。

在县级市场,电影院的收益更是不容乐观,考验着经营者的耐心。据业内一位人士介绍,一个只有4个厅的小型县级电影院需要大概四、五百万的建设成本,而赚回成本至少在4年以上。由于县级市场往往面临人口外流的状况,要是经营状况不佳,回本可能会变得遥遥无期,“陕西也有一些投资影院的老板觉得不赚钱,然后把电影卖了。”

新一轮洗牌面前:不放电影肯定不对,只放电影也行不通

今年以来,围绕中国电影市场的最大悬念就是:年度电影票房能否冲破600亿元大关。对于影院来说,虽然能拿到近半的票房分成,但竞争越发激烈已是不争的事实。前瞻产业研究院预计,中国院线数量在未来5年内将有所下降,预计2022年电影院线经营家数将在25家左右,而票房收入将会更加集中在前10名企业手中。

“影院和院线市场的优胜劣汰无法避免,竞争将会更趋于马太化。”夏强表示,小规模、少影厅、非标准、收益差的影院将会越来越难,行业资源会更集中于巨头企业,认清形势,重新组合或许是小影院无奈的必须选择。另一方面,减少对票房的依赖,调整营收结构,发掘影院的社交属性也是一个出路,“影院不放电影肯定不对,但只放电影也不对。”他说,影院可以电影为核心,加大周边产品开发,做足电影内容的衍生品,如:咖啡、书、游戏等多样化经营;同时引入上下游业态,成就以影院为主力店的小型综合体。

 

目前包括万达等院线巨头都在围绕广告、卖品等多元化创收业务布局。从财报看,商品和广告甚至已经是比票房更赚钱的生意。另一方面,诸如金逸、大地等院线则逐渐在产业链上游发力,通过联合发行影片、并购及登陆资本市场等手段来提升自身竞争力。

毛喜则认为,未来影院市场的健康发展也需要从行政规划和市场准入等方面予以规范,一方面合理调控影院数量,避免区域扎堆状况;另一方面完善准入门槛,形成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拒绝资本投机和违规经营对行业带来的损害。

当然,电影和影院行业也要面对观众替代性娱乐选择增加的现实。随着新生一代逐步成为消费市场的主力,他们在消费上更倾向于多元化、创新性的交互式娱乐体验,将会改写娱乐市场的游戏规则。如何适应新的大众娱乐,这也是围绕电影消费的新命题。电影院线的寒冬已悄悄来临,未来就看谁能熬过这个冬天。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