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市场 >

涉嫌泄露内幕信息 熊猫金控实控人被立案调查

2019-03-12 16:57:30    来源:锐观察

3月11日晚,熊猫金控(14.100, 0.01, 0.07%)发布公告表示,实控人赵伟平因涉嫌泄露内幕信息于近日收到证监会调查通知书,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的有关规定,对其立案调查。

此外,熊猫金控还提到,此次立案调查仅针对赵伟平个人,不涉及本公司,不会对本公司日常生产经营产生影响。

此事发生后,今早开盘熊猫金控一度跌幅达到5.21%,不过之后迎来小幅回升,中午涨幅达到1.56%。

究其被证监会调查的原因,业内人士表示应该是由于赵伟平在2018年的一次网络直播中,发表了关于旗下产品熊猫金库发生挤兑的言论。

其实,熊猫金控和赵伟平的老本行并不是金融,而是花炮。众所周知,湖南省浏阳市是全国闻名的花炮故乡,而熊猫金控的前身浏阳花炮股份有限公司是由浏阳市对外经济贸易鞭炮烟花公司改制而来。此前的主要业务是花炮的生产和销售,曾一度包揽了北京奥运会、上海世博会、广州亚运会开闭幕式的多个烟花演出,号称中国烟花第一股,而实控人赵伟平也曾担任北京奥运会烟花总指挥。

在2014年之后,浏阳花炮通过投资建立互联网金融平台银湖网和熊猫金库,依靠两个平台,熊猫金库市值一度接近百亿,此后的2016年、2017年,互金所带来的贡献达到熊猫金控利润占比的90%。而在互联网金融大发光彩的2015年,公司也正式更名为熊猫金控,这也意味着业务重心已经由原先的花炮产业转移到金融领域。

如果不出现此后的一系列问题,熊猫金控也算得上转型非常成功的典型。而往往任何事就怕如果二字,2018年下半年,互联网金融暴雷潮悄然而来,以P2P业务为主的两家平台均遭波及,赵伟平在2018年8月的一次网上直播中诚实地表示:“熊猫金库发生挤兑”,“投资者大量提前退出”。不过熊猫金控公司层面却未对重要信息作出披露。

挤兑也许只是压死骆驼的稻草之一,这一点在此前熊猫金控的财报上就能初见端倪,虽然2017年总体营业收入较前年有了增长,但净利润、净利率、毛利率均有下跌。

而在不久前熊猫金控披露的2018年业绩预告上,已经预计2018年年度净利润将亏损 4116万元到5763万元;扣非后净利润亏损 3018 万元到4664 万元。

对于亏损原因,熊猫金控解释是:国内证券市场持续低迷使报告期内公司证券投资出现较大持有损失;受互联网金融借贷平台行业环境发生的重大变化影响,公司对期末应收服务费及债转资金进行减值测试后计提了大额坏账准备 。

让人不由得感慨,这转型还是得往自己擅长的方向转,玩花炮的小能手,上的了奥运进得了世博,没想到偏偏在资本市场和金融领域折了戟。

熊猫金控也不是没有尝试过自救,此前还试图以11.55亿元现金跨界购买新三板的欧贝黎新能源电力股份有限公司。不过这次并购因为上交所发现欧贝黎和熊猫金控实控人赵伟平存在经济往来,而赵伟平直接和间接持有上市公司44.59%股份,2018年7月至今已全部质押,资金较为紧张,因此向熊猫金控发送了关于交易目的、交易对手方的独立性、交易作价的合理性以及交易推进的可行性等方面的问询函。随后,此事因熊猫金控延期一天回复问询,并宣布终止并购草草收尾。

收购不成,也不是没想过脚底抹油。干不了金融,那我卷铺盖走人做回那老本行,起码能混个温饱呀。不过,惹了一身腥,想离场已经没那么容易了。

二月,熊猫金控发表公告,拟将银湖网剥离,将其100%的股权交给公司实控人赵伟平,以确保公司的可持续性经营。这样的操作似乎有点眼熟。几个月前,熊猫金控也正是将持有的湖南银港咨询管理有限公司70%股权转让给了实控人赵伟平。此次交易共作价5712.3万元。简单地左手转右手,上市公司却摆脱了兜底的责任。留下的,只剩满头白发的“烟花大王”一人。

不过2月底,熊猫金控再度公告称因为其涉及的交易需要进一步沟通和完善,经与各方沟通,综合考虑多方面因素并进行慎重研究后,公司决定取消原定于3月6日召开的关于剥离旗下P2P网贷平台银湖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股东表决大会。唯一好点的消息也许就是已经将P2P、小贷等互联网金融业务剥离了出去。截止2018年年底,熊猫金库和银湖网的借贷余额分别为22亿和33.85亿,两者合计56亿元。

正如赵伟平自己所说,做事某种程度上需要靠运气的,也行行业再稳定一点,逾期再少一点,熊猫金控的发展,会是另一番景象。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