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市场 >

揭秘草根现金贷“游击战”套路:披马甲+躲猫猫

2019-03-15 14:59:04    来源:界面新闻

伴随中国消费金融的爆发,现金贷市场成为一场从银行资金、上市公司,乃至个人资本共同参与的一场淘金热,也成为乱象丛生之地。

央行、银监会2017年末共同发布“现金贷新规”成为整治行业的开始,但在行业规则渐明之际,数以千家无望“转正”的草根平台,通过“马甲式”合规、批量分身等途径走上躲避监管、违规放贷的道路。

现金贷新规指出,“(对于无放贷资质的机构)金融机构和非银行支付机构停止提供金融服务,通信管理部门依法处置互联网金融网站和移动应用程序。”

然而,那些无放贷牌照的机构并没有就此绝迹,反而动起了存量网络小贷牌照的脑筋。

据了解,由地方省市级金融办发放网络小贷牌照,虽然拥有在全国范围内的放贷资质,但持有门槛相对其他金融牌照而言并不高。

此前,趣店、挖财、点融等大型网贷平台均赶在2017年末网络小贷牌照“截流”前,获得了互联网小贷资质,而那些本身并没有业务和产品,却早早拿到牌照的公司则是草根现金贷平台们的最佳合作对象。

一位从事网络小贷牌照租借业务的市场部人士向界面新闻表示,借用网络小贷牌照,金服平台可以实现对接支付通道,电子借贷协议中的放贷人直接显示为网络小贷公司。网络小贷公司通过向金服公司的合作方(一般是商业保理)转让债权,从而不占用网络小贷公司的资本杠杆。

在这种模式下,草根平台通过获取支付渠道,披上网络小贷牌照的外衣,完成了“马甲式合规”。相应的,自身业务量不足、甚至没有贷款产品的网络小贷公司,则通过收取放贷手续费,“出租”给无资质平台挂靠,成为一门坐收渔利的生意。

网络小贷公司和草根平台的合作模式

该市场部人士表示,这种情形,在借款端根本无法识别,成为业内惯用的监管套利手段。

除了寻求“马甲”护身,藏在水面之下的现金贷平台们还擅长批量分身的“躲猫猫”,尤以上线“714高射炮”产品为甚。

所谓“714高射炮”,指的是借款期限只有7天或14天、年化借款利率高达数百甚至上千倍的违规小额现金贷产品,被业内称为现金贷最黑暗的领域。这里是更多草根现金贷平台,纯粹诈骗机构,以及寻求“撸口子”,以贷养贷那些资质最差借款人的潜藏之地。

在水下“裸泳”的草根现金贷平台们虽没有放贷资质,却有着数不清、用完即弃的“分身”。这些“分身”往往以H5网页、公众号等形式推广,或者直接通过监管薄弱的贷款超市上线产品,这类现金贷平台通常都会以服务费、渠道费等名义收取“砍头息”。

界面新闻记者发现,这类草根现金贷平台的注册商标和名称往往以“借”、“贷”等为关键词和标示,起名相当随意,通过一个“口子”放一段时期后,再上线新的“口子”继续放款以规避监管。这些注册现金贷平台商标和产品的公司,也具有显著特征:大多为自然人股东、注册资本低,批量注册现金贷平台,无放贷资格,违规从事互联网贷款。

一度蹿升处于聚投诉网站榜首的“侬要贷”应用便属于这种情况。

据查询,该应用所属公司——上海造艺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及其关联方上海造艺,注册了包括“侬要贷”、“银码头”商标信息、软件著作权——吉利钱包、哆哆钱、金兜钱、趣豆钱、荷宝包等,都是同一家公司控制下的现金贷“分身”。

另一家违规现金贷的运营公司——鹰潭普泰资产管理有限合伙公司,该公司股东仅为两名自然人,詹莹(持股65%)和姜淑艳(持股35%),却注册了6项跟借贷有关的软件著作权,分别是金银仓、手机好快贷、信用好借、马上快速贷、拍拍好贷,还收取58-78元不等的信息费。

不少借款人在无法借款后才恍然察觉:“先要交钱的借款应用收得都是智商税。”

2017年末发布的现金贷新规对整个行业带来一股整肃之风,但面对那些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惯用“游击队”打法的违规平台们,监管在管理上仍在难点和盲点。要营造一个公平普惠、透明有序的网络借贷市场依然任重道远。(记者 王轩)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