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市场 >

云南城投董事长投案 营收利润双降遭上交所问询

2019-05-31 15:29:09    来源:商学院

文:胡嘉琦朱耘

业绩低迷、股价下跌、董事长投案、转让旗下公司股权,云南城投正值多事之秋。

5月29日晚间,云南城投置业股份有限公司(600239.SH,以下简称“云南城投”)发布公告称,公司于2019年5月29日收到上海证券交易所《关于对云南城投置业股份有限公司2018年年度报告的事后审核问询函》,请公司从业绩实现情况、经营和利润情况、房地产开发业务、资金往来情况等方面,进一步补充披露下述信息。

对于问询函是否能如期回复、云南城投将如何解决资金缺口、有什么具体的计划去提高公司的运营管理等问题,《商学院》记者向云南城投方面发出采访提纲,云南城投方面表示,公司将继续加大房地产销售力度,不断增加主营业务收入。有关问询函的问题,云南城投回复称:“有关上海证券交易所对公司2018年年度报告的事后问询事宜,敬请关注公司的后续公告。

上交所问询

2019年,房地产企业上市公司收到上交所、深交所的问询函似乎比以往更多。上交所针对云南城投的问询函中提出,云南城投资产负债率较高、资金压力较大、融资费用较高,并存在多笔应收款项难以收回的情形。公司2018年度资产负债率为89.37%,同比上升0.55个百分点;利息费用18.06亿元,对公司利润有重大影响。同时年末货币资金为26.71亿元,同比下降49.92%;且考虑到2.80亿元的短期借款和121.94亿元的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后,存在98.03亿元资金缺口。

另外,关于云南城投的经营和利润情况,问询函指出,据2018年年报显示,公司实现营业收入95.43亿元,同比下降33.69%;实现归母净利润4.91 亿元,同比上升86.13%,其中非经常性损益13.13亿元;实现扣非归母净利润为-8.21亿元,同比下降832.66%,自2017年由负转正后,再次转负。公司2018年营业收入下降33.69%的同时,销售费用、管理费用和财务费用为4.18亿元、9.76亿元和17.50亿元,分别同比上升6.44%、76.76%和10.03%。

其中,公司对外转让大理满江80%及七彩云南59.50%的股权,合计实现投资收益18.07亿元,并将其确认为非经常性损益,而这是公司归母净利润扭亏为盈的关键所在。

满江康旅于2018年1月成立,随即6月以高评估增值率转手出售部分股权,上交所要求云南城投说明交易的合理性,以及股权转让款的收取进度。值得注意的是,满江康旅和七彩云南2018年并未实现营业收入,上交所质疑其经营是否具有可持续性,以及云南城投对其担保事项是否有调整。

2018年,云南城投的长期应收款为40.24亿元,同比增长104.59%,系合并范围变动导致债权投资增加所致,皆实质体现为对被投资单位净投资的长期债权,且其坏账准备系被投资单位的经营亏损形成。

上交所要求云南城投说明,40.24亿元长期应收款的具体构成和形成背景,是否与出售满江康旅或七彩云南等子公司的股权相关;以及公司对相关债务方形成的相关债权,是否为同比例的股东借款;是股权性质还是债权性质?

此外,云南城投分别以11.80倍和19.77倍的评估增值率,转让满江康旅和七彩云南部分股权,评估高增值的依据和合理性是什么?是否受到股权转让时公司保留相关债权或存在债权过渡期处理的影响?公司基于剩余股权公允价值确定的投资收益是否合理?

此外,问询函对云南城投2018年营业收入大幅下降、公司2018年营业收入与期间费用变化趋势存在较大差异、公司拟采取何种措施以应对期间费用与营业收入增长不成比例的现象提出疑问,并要求云南城投结合公司主营业务情况,说明公司盈利能力是否具有可持续性。

另外,云南城投非同一控制下合并的8 家子公司,2018年度形成的净利润皆为负,合计-1942.35万元。并有求云南城投就被合并方期间无营业收入,且净利润为负的事实,说明其盈利能力是否具有可持续性。

对此,财经评论员严跃进认为,问询函提出云南城投资金压力较大等内容,要求云南城投后续放缓节奏,在稳健性上做好工作。当前关键的还是要稳定经营团队,防范团队人员的波动等。

董事长投案

5月24日,云南省纪委监委网站发布消息,云南城投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许雷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当日,云南城投在公告中表示,该事项不会对公司正常生产经营造成影响。根据控股股东的提议,立即启动更换公司董事及董事长的决策流程。经云南城投过半董事推举,由公司董事兼总经理杜胜暂时代为履行董事长职责,至新任董事长产生为止。

5月27日,云南城投发布董事会决议公告显示,因许雷不能履行职责,免去其董事长职务。

据悉,许雷执掌云南城投已有14年之久。事实上,资本市场也对此保持敏感。截至5月30日,公司股价已跌至3.04元左右,与一个月前的股价相比,跌幅近36%。

财经评论员严跃进表示,对于云南城投来说,董事长违纪案后肯定会对公司的形象构成不利影响。“云南城投是全国城投类公司中相对激进扩张的企业,尤其是在地产业务方面动作很大,所以类似案件出现了,其高速投资和扩张行为肯定会受限制。”严跃进说。

实际上,不仅云南城投企业自身的形象受到影响,作为莱蒙国际的第一大股东,云南城投的表现已殃及到莱蒙国际的股价。5月30日,莱蒙国际以1.81元价格收盘,下跌5.729%。

资料显示,2015年,云南城投收购莱蒙国际27.62%股份,成为莱蒙国际第一大股东。许雷从2015年10月开始在莱蒙国际履行非执行董事兼副主席的职务。

“大股东出现问题,自然对于莱蒙国际产生影响,尤其是会影响企业未来的投资战略和品牌形象。云南城投虽然投资力度大,但是盈利等方面也面临质疑,董事长违规案件后预计云南城投业务条线的协调成本会增加,这或对云南城投盈利能力造成影响。”严跃进向《商学院》记者表示。

转让股权

与云南城投董事长违纪同一日发布的是其子公司进行股权转让的消息。

5月24日,云南城投在云南产权交易所网站挂出云南尚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29%股权交易公告,挂牌转让价格79392600元(约7939万元)。据交易公告,云南尚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股东为昆明未来城开发有限公司(持股比例80%)及云南茂川投资有限公司(持股比例20%),注册资本1亿人民币。而昆明未来城开发有限公司为云南城投旗下全资子公司。云南城城投出售旗下子公司的原因是什么?是否是为纾解资金紧张?

对此,云南城投向《商学院》记者表示,云南尚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系省城投集团下属公司,非我司下属公司,根据相关监管要求,公司与控股股东省城投集团实行人员、资产、财务分开,机构、业务独立,各自独立核算,独立承担责任和风险,关于省城投集团转让其下属公司股权相关的事宜,公司并不清楚,也不便回复。

事实上,云南城投近年来不断透过抛售股权来改善公司的盈利结构。据《商学院》记者查阅资料发现,2019年5月,云南城投在“云交所”以4亿元底价转让大理华茂地产33%股权;2019年2月,云南城投公告宣布将转让天堂岛置业有限公司90%股权,后因无买家,已撤牌;2018年11月,云南城投及下属全资子公司龙江公司将城投湖畔四季城(一期)项目中位于J2012-040-1号地块的在建工程协议转让给首创置业旗下子公司北京众置鼎福公司;2018年8月,云南城投转让旗下昆明七彩公司59.5%股权。

据云南城投2018年年报显示,2018年,云南城投实现营业收入95.43亿元,较2017年的143.91亿元下降33.69%;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为-8.21亿元,同比下降832.66%;而据云南城投今年5月发布的修订后的2019年第一季度报告公告显示,云南城投一季度营收8.7亿元,较上年同期下滑62.69%;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75亿元,较上年同期下滑652.4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3.81亿元,较上年同期下滑662.94%。云南城投营收与净利润出现双降,可见,转让股权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云南城投的经营方面的问题。

同策研究机构首席分析师张宏伟认为,云南城投剥离和出售子公司存在资金方面的需求,但是对于房地产开发企业来讲,股权转让获得的7000万元左右的收益是微不足道的。

严跃进表示,云南城投在进行规模扩张时,其成本把控是不到位的。云南城投的利润数据不佳容易引起投资者的关注,也很容易影响后续项目的推进。

云南城投将如何解释上交所问询函,如何度过营收和净利润双降的困境,对此,《商学院》记者将持续关注。(文 胡嘉琦 朱耘)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