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市场 >

诺亚34亿踩雷成“罗生门”:京东、苏宁均否认交易

2019-07-10 08:55:27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导读:诺亚财富34亿踩雷事件仍在发酵。

7月9日,港股公司承兴国际(02662.HK)、A股公司博信股份(600083.SH)实控人罗静被上海公安刑事拘留一事风高浪急。

诺亚财富、京东方面频频对外发布信息,云南信托、苏宁等均对承兴国际一事作出回应。

7月9日,港股公司承兴国际、A股公司博信股份实控人罗静被上海公安刑事拘留一事风高浪急。今天稍早,21君已对此有所报道,详情可点击:《A股女董事长被抓引“连环炸”:诺亚财富34亿踩雷股价闪崩!京东也被骗:很震惊已报案》

21世纪经济报道梳理公开信息发现,至少8家资管机构和第三方财富管理机构曾经为承兴国际融资,包括信托、券商资管和私募基金。

而京东和苏宁方面均对记者表示,在多个融资项目中作为第一还款来源的他们,对此事并不知情,京东甚至认为承兴涉嫌伪造与京东等公司的合同进行诈骗。

然而,央行系统显示承兴与诺亚交易61笔,京东百亿应收账款确认函赫然可见。

承兴国际控股是否存在造假问题?

随着诺亚旗下歌斐资产34亿踩雷承兴国际控股事件的发酵,焦点开始指向事情的关键:承兴国际控股在相关方的应收账款上是否存在造假问题?

在诺亚财富创始人汪静波写给全体员工的信里称:“我们有一个核心企业的系列基金,基金的投资标的,主要是向承兴国际相关方(简称‘承兴’)就其与北京京东世纪贸易有限公司之间的应收账款债权提供供应链融资,承兴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因涉嫌欺诈日前被中国警方采取刑事拘留措施。”

其所相关方,是指广东承兴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工商登记信息显示,该公司董事长为承兴国际控股董事长罗静,股东则为自然人罗伟,其同时是一系列“承兴”系公司的法人代表。

不过,上市公司承兴国际控股7月9日傍晚发布公告欲与之切割,称:广州承兴并非本集团公司成员,而本集团与京东之间并未订立合同。

但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企查查了解到,广东承兴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为罗静,旗下一家全资子公司为广州承兴产业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所以承兴国际控股的公告里,究竟是撇清和“广东承兴”还是“广州承兴”的关系?

央行系统显示承兴与诺亚交易61笔

京东百亿应收账款确认函赫然可见!

7月9日上午,京东方面回复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这个事情和京东无关。是承兴伪造和京东的业务合同对外诈骗,对于这种行为,我们非常震惊,并且已经配合受害公司进行了报案。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查询央行征信系统发现,目前广东承兴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共有71笔应收账款质押和转让登记记录。据记者统计,质权人为歌斐资产的共有58笔,质权人为诺亚(上海)融资租赁的共有3笔。

从时间来看,歌斐资产与广东承兴最早的转让登记发生在2017年10月,转让标的即为广东承兴控股对北京京东世纪贸易有限公司的2.18亿元应收账款。

从央行网站上下载的文档来看,可看到京东对此的确认函。

而最新的一笔登记发生在2019年6月10日,转让标的同样是广东承兴控股对北京京东世纪贸易有限公司的应收账款债权,金额为2.59亿元。京东的确认函亦赫然可见。

据21世纪经济报道梳理,央行征信系统里登记的这58份笔交易,其转让标的基本上都是广东承兴对京东的应收账款,时间跨度为2017年10月-2019年6月,每笔金额在1.4-2.5亿元之间。若进一步加上诺亚租赁的3笔交易,粗略估算累计交易规模在百亿以上。

京东完全否认

对这些交易,京东完全否认。

京东方面有关承兴事件的情况说明为:

1、广东承兴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简称:承兴)是京东的普通供应商,在京东有一定的业务。在京东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承兴涉嫌伪造与京东等公司的合同进行诈骗。就此,京东也已经向当地公安机关报案。

2、上海歌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简称:歌斐)在被诈骗的过程中自始至终没有通过任何方式和京东进行合同真实性的验证,暴露了其自身在合规和风险管控上存在重大缺陷。就歌斐被诈骗一事,京东已积极配合警方进行调查。

3、我们希望歌斐正视其管理问题,在提高自身专业性上面做好功夫,而不要试图通过混淆视听一味推卸责任。歌斐无端对京东发起诉讼的行为已经对京东的声誉产生了严重影响,京东严正谴责歌斐枉顾事实的作为,并保留对其采取法律手段的权利。

诺亚:已对承兴和京东提起司法诉讼

诺亚对于旗下歌斐资产起诉承兴及京东相关事项的说明称,相信真相只有一个,相信相关司法机关会依法查明真相,將积极通过民事和刑事程序尽责最大程度保障投资者合法权益,尊重司法机关的最终裁决。目前我们可以对公众告知事实如下:

1、承兴国际相关方为京东供应商,双方存在大量长期交易

2、歌斐已经就这个供应链融资对承兴和京东提起司法诉讼

3、歌斐正在积极配合警方调查并尊重司法机关最终的判定结果

“踩雷”事件似乎演变成一场罗生门

这场“踩雷”事件,似乎正在演变成一场罗生门。

“可能有一部分(应收账款转让)是真实的,后来为了融资虚构业务规模。”

北京某保理公司负责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而之所以会出现虚假公章,虚开发票,虚假合同,大概率问题出在“没有面签”上,面签即金融机构的核保核签。

“一直都要求两人在现场,拍照或者录像,这也是金融机构用章前述合同的基本原则。但金融机构为什么不核保核签,大概率是金融机构工作人员疏忽导致未有发现公章造假。”

上述保理公司负责人说:

“据我掌握的情况,承兴一直是拒绝面签的!”

“问题总结最后一定是承兴虚构资产,金融机构没有尽到管理责任或者说没有发现,至于京东和苏宁内部工作人员是否参与不得而知了。”

上述保理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有个很要命的常识好多机构没关注,授权文化产品是可以向授权方查询,也可以在品牌表示上看授权标识,只需要你去他的终端店里找一件授权产品,打电话给授权方核实就可以了,我估计很多机构当时压根没去做那么细的调查。”

云南信托回应:已报警

有信托计划卷入其中的云南信托对21世纪经济报道回应称,目前已同时采取民事和刑事两方面手段保护投资者权益,包括联系公证处和专业律师启动强制执行手续,追索融资人、担保人的付款义务;并向昆明当地公安机关报案,寻求公安部门的协助。

公开资料显示:云南信托曾经在2018年8月3日发售一款云涌1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产品规模5000万元,期限12个月,目前尚未到期。

该项目资金用途是用于购买广州承兴营销管理有限公司持有的电商龙头(包括但不限于京东、苏宁等)作为付款方的应收账款,购买价格按照应收账款金额的 80%计算,信托存续期内可以循环购买基础应收账款。

在本项目中,第一还款来源是苏宁易购的还款资金用于抵扣回购价款;第二还款来源是承兴国际的实控人,也是该项目的担保人罗静提供连带责任担保,若广州承兴的回购资金不足以覆盖信托本金及融资成本,则由罗静还款。

该项目的交易结构如下图:

项目简介显示,截至 2017 年末,应收账款余额为 74.8 亿元,占融资方总资产的 70.62%,其中苏宁占比达71.33%,京东世贸达23.52%,两者占比已经达到应收账款总额的 94.85%,账期基本在一年以内,“广州承兴应收账款集中度很高,且前两大客户信用资质良好,利于催收。”

7月9日,京东方面称,承兴是京东的普通供应商,在京东有一定的业务,在京东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承兴涉嫌伪造与京东等公司的合同进行诈骗。就此,京东也已经向当地公安机关报案。

除了上述信托计划,中江信托(现更名为雪松信托)“金鹤128号苏宁云商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也曾为广州承兴融资2亿元,还款来源也是广州承兴对苏宁云商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应收债权。这项信托计划2017年已经到期。

另有自媒体文章称,同在美股上市的第三方财富公司钜派投资也存在承兴国际项目,记者就此询问钜派投资相关人士,对方表示:“承兴国际的项目早在2016年到期,本息全部兑付”。据了解,这个融资项目的还款来源也是苏宁方面的应收账款。

7月9日下午,一位接近苏宁的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承兴国际与罗静的融资一事与苏宁无关,苏宁也未与该公司有任何直接资金往来。

一位接近云南信托的人士告诉记者,该项目半年付息,前期付息都比较正常,一直到6月20日案发。目前云南信托也已经报警,并进行保全资产。

云南信托方面对21世纪经济报道回应称,于7月5日通过博信股份公告获悉,开展的部分信托项目的保证人罗静于2019年6月20日被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刑事拘留,相关事项尚待进一步调查,该事项可能对信托项目的运作产生影响。

目前云南信托采取紧急措施如下:

第一、在获知罗静被刑事拘留消息的第一时间,启动了相关应急措施,成立了专项应急工作小组;

第二、于7月5日在公司官网发布了临时信息披露报告书;

第三、我司目前已同时采取民事和刑事两方面手段保护投资者权益,包括联系公证处和专业律师启动强制执行手续,追索融资人、担保人的付款义务;并向昆明当地公安机关报案,寻求公安部门的协助;

第四、发出律师函,要求付款方根据协议履行付款义务;

第五、向监管部门报告。

“我司将继续密切关注公安部门的调查进展,与公安部门保持沟通,积极寻求包括司法手段在内的各项措施来保障信托财产安全。后续有进一步消息,我司将及时进行信息披露。”云南信托称。

还有谁被卷入?

除了诺亚歌斐,上述云南信托和已经到期的中江信托、钜派投资相关项目,多个尚在存续期的私募基金和券商资管计划踩雷承兴国际。

21世纪经济报道通过公开梳理发现了以下几个项目:

1、首建投资本管理(北京)股份有限公司的“振兴二号”和“振兴三号”私募投资基金,期限均为24个月,其中“振兴三号”募集了2亿元。“振兴二号”资金用途是新加坡环球教育集团在苏州的五所幼儿园的建设与经营,是股权投资,苏州瑞领八号管理合伙企业(有限)(项目公司)的LP份额,并最终用于Mulberry(妙百睿)幼儿园在中国市场的园区建设与日常经营。两个项目都由广州承兴承担回购义务,并由承兴国际实控人罗静提供连带责任担保。

2、浙江建木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发行的“建木--瑞福2号私募投资基金”,项目2018年3月发行,规模3000万元,每2个月清算一次,不知近期是否顺利兑付。该项目的还款来源和主要债务人被产品说明书描述为“资源垄断行业大型国有企业及电商企业领导者,并且自己在国内或海外上市,债务人资产结构合理,盈利情况良好,还款能力强,”还是应收账款,广州承兴到期回购,实控人连带责任担保。

3、湘财证券“金汇”系列25、26、27号集合资管计划,主要投资于广州承兴应收账款系列产品,产品资金用于购买融资方因销售货物或提供服务所产生的应收账款债权。广州承兴营销管理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实际控制人罗静同时提供个人连带责任保证担保。存续期均为1.5年。从目前可知的信息看,25号募集资金达2.487亿,27号募集资金达1.997亿。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