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市场 >

20家车企累计负债破万亿元,新能源汽车补贴退坡加剧资金压力

2019-08-13 09:16:12    来源:证券日报

国内车市的严峻形势暂未得到彻底改观。近日,乘联会发布了7月份乘用车市场分析报告,数据显示,7月份狭义乘用车销售148.54万辆,同比下降5.0%,环比下降15.9%,1月份-7月份乘用车累计销量1143.97万辆,同比减少8.8%。

在此背景下,上市车企的业绩表现及负债情况再次成为业界关注的焦点。

作为我国车市由正转负的拐点之年,2018年各大上市车企所面临的资金压力究竟有多大?《证券日报》记者近日选取了包括上汽集团、广汽集团、长安汽车、长城汽车等在内20家主流上市车企(包含16家乘用车企及4家客车企业)的债务数据,统计显示,2018年20家车企的总负债突破万亿元至11570亿元,在2017年11127亿元的基础上增加443亿元,创下史上负债总额的新高。

与此同时,2018年汽车行业主要经济效益指标表现回落,各大上市车企市场表现和业绩显著分化。去年,20家上市车企的经营性现金流总额从2017年的1500亿元降至640亿元,降幅超过50%。同时,作为衡量企业经营活动能力的重要财务指标之一,各车企的资产负债额大幅攀升。

汽车行业分析师林示对记者表示,企业的资产负债率良劣应从两方面衡量,即“横向看同行,纵向比自己”。整车制造业属于资金密集型行业,普遍资产负债率较高,但如果企业突然出现资产负债率攀升的现象,则需防范投资风险。对于车企来说,未来如何优化配置举债资金调整产能布局、整合营销渠道对其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20家车企

累计负债破万亿元

《证券日报》记者选取20家行业主流车企近两年的负债数据来看,20家车企平均负债总额呈上升趋势。在2016年8098亿元、2017年11127亿元的基础上,2018年车企总负债再度突破万亿元至11570亿元,创下史上负债总额的新高。

具体来看,上汽集团、比亚迪和长城汽车的资产负债总额最高,分别为4980亿元、1339亿元和591亿元,上述3家车企资产负债率分别为64%、69%和53%。资产负债率方面,排名最高的3家车企为一汽夏利、金杯客车和金龙汽车,分别为97%、85%和81%。

事实上,2018年一汽夏利负债总额达43.94亿元,尽管通过转卖一汽丰田15%股权获得大规模现金流,实现净利润3731万元。但97%的资产负债率不仅远高于行业平均水平,同时也创下了公司负债率的次新高。

进入2019年,一季度财报显示,20家车企的新增负债总额再度攀升至162亿元。这其中,上汽集团、比亚迪和长城汽车一季度资产负债总额最高,资产负债率分别为61.74%、69%和53%,而去年负债率高企的车企中甚至出现资不抵债的状况。

对此,有会计师对记者解释,资产负债率的高与低,并没有硬性指标,尤其整车制造业属于资金密集型行业,资产负债率的高低以及是否合理,要看公司的生产经营规模和国际化程度等综合因素。但如果持续超过80%甚至更高,说明企业的经营面临较大风险,因为企业几乎没有自己的资产,大部分资产是靠债务形成的。

此外,《证券日报》记者注意到,车企不断的举债行为,似乎并没有相应提高公司在去年车市中的盈利状况。如上汽集团2018年负债额同比增长10.33%,净利润仅微增4.65%;比亚迪、金龙汽车负债额同比增长13.32%和5.35%,净利润却分别下挫31.63%和66.82%。

“公司负债行为更多关乎现金流情况,如果是长期借款,有可能是项目贷款,由整个项目部独立核算自负盈亏。所以,公司负债额与合并报表净利润并非绝对地呈正负相关关系。”上述分析师对记者表示。

新能源汽车补贴退坡

加剧资金压力

车市负增长下增量紧缩,存量市场竞争加剧。大幅度的终端优惠降价使得车型售价倒挂普遍,进一步影响到车企经营现金流的顺畅回笼。记者注意到,2018年,包括广汽集团、长安汽车、江淮汽车、安凯客车等在内的10家车企经营性现金流为负,经营收入不抵支出,近忧隐现。

对此,有汽车行业证券分析师对记者表示,近几年国内各车企业务规模翻升,导致负债绝对数增长比较快。负债经营必须与企业资本经营需要与资金周转速度相适应。既要注意负债总量与自有资本之间的比例适度,又要重视资金营运结构与负债结构之间的配比关系。

与此同时,2018年新能源汽车的补贴退坡也造成车企资金压力倍增,业绩出现明显下滑。资料显示,去年有7家车企的政府补贴高于其当期利润,这意味着如果扣除补贴,近半数上市车企将面临亏损或亏损扩大。

以江淮汽车为例,其2018年财报显示,公司报告期内坏账损失3.78亿元,其中应收账款占坏账总损失超99.2%;而作为补贴领取大户的比亚迪,其20.7亿元的补贴款,更是占到全年27.8亿元净利润的七成。

事实上,随着各车企业务规模的增长,导致其负债也随之增加。长期高负债率将影响车企的资金流动及战略规划,而资金不到位,会导致其业务难以进一步发展,从而影响企业的盈利能力。

对此,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认为,新能源整车企业本身需要现金流,如果没有现金流,融资难,进而影响银行股权再担保再抵押,层层叠加构成车企投资成本增加,自然会对企业运行带来较大压力。

上汽集团

单家负债占行业43%

值得一提的是,作为汽车行业的龙头企业,2018年上汽集团负债总额同比增长10%至4980亿元,这意味着仅其一家公司的负债额就占到20家公司负债总和的43%。

《证券日报》记者翻阅上汽集团2018年年报发现,令公司负债额高企的5个项目分别是应付账款1252.65亿元、吸收存款及同业存放718.89亿元、其他应付款659.41亿元、流动负债预收款项153.55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146.14亿元。

对此,有证券人士向记者解释称,结合利润表以及现金流量表来看,上汽集团2018年营业收入9021.94亿元,同比增长3.62%;净利润增长4.65%,可初步判断上汽集团的资产利用效率较高,资产增加较为合理。公司负债不断推高应与近年大规模扩张有关,总体来看公司的偿债能力风险不高,但仍需谨防财务风险。

记者注意到,上汽集团于2010年资产负债首次突破千亿元,达到1470.94亿元。此后呈加速增长态势,2015年负债总额增至3007.13亿元,2017年更是冲破4500亿元大关。

对于上汽集团资产负债的高增长,有业内人士表示,快速扩张是企业负债高的重要推手,上汽集团的快速发展离不开债务的助力。从股东的立场看,在全部资本利润率高于借款利息率时,负债比例越大越好;而从企业财务管理的角度来看,公司应该在充分利用借入资金给企业带来好处的同时,尽可能降低财务风险。

在上述人士看来,现代车企经营的本质是资本经营,包括投资者对企业的投资即实收资本和通过举债形成债务资本。“适度负债是经营财务管理需要。而如何在负债经营的同时,优化资本结构、降低筹资成本、提高资金营运效能,已成为现代企业财务管理的中心环节。”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