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市场 >

新华传媒连续四年营收下滑 下游实体书店、书商日子不好过

2019-11-27 10:30:01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在电商的冲击下,如今单纯卖书的书店已经不多了。下游实体书店、书商日子不好过,处在行业上游的书市批发商的日子也未必好过。

11月6日,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挂出“上海书刊交易市场经营管理有限公司80%股权”出让信息公告,标的转让底价为160万元,转让方为公司100%控股方上海新华传媒连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华连锁),信息披露期满日为12月3日,新华连锁控股股东新华传媒(600825,SH)总裁办公会议批准了此次转让。

新华传媒作为“中国出版发行第一股”,主营业务是图书发行、批发零售,在传统出版发行业务面临巨大挑战和冲击的背景下,公司的营收和净利润(即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下同)已经连续四年下降。

近期,新华传媒还处置了一些房产,业内人士表示,此举或许是为了提振业绩。

出让上海书刊交易市场

上海书刊交易市场经营管理有限公司成立于1998年3月,注册地在上海市静安区大宁路1139号一层,为国有控股企业。经营范围包括为本市场内图书、报刊商品经营者提供市场管理服务(依法须经批准的项目,经相关部门批准后方可开展经营活动),注册资本为50万元。

财务数据显示,标的2018年实现营业收入231.92万元,营业利润为-13.48万元,净利润为71.74万元。截至2018年底,标的总资产为150.11万元,总负债为8.43万元,所有者权益为141.68万元。

今年1月~7月,该公司的营业利润为1400元,净利润为2200元。截至7月31日,标的总资产为141.91万元,所有者权益为141.91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对于本次交易的交易条件,意向受让方在递交受让申请时须书面承诺,为保证标的公司持续稳定经营,自本次股权转让完成之日起,在转让方和意向受让方共同持有标的公司股权期间,非经转让方同意,意向受让方不得自行以任何方式处置其所持有的任何比例的标的公司股权。

记者致电该笔交易的经纪公司——上海新工联资产经营有限公司相关项目负责人,问询该笔交易进展,对方表示,目前打电话过来的问询意向企业还没有,记者是头一个打电话过来了解项目情况的。“出售的原因就是定期整理股权,书刊交易市场是上海市国资委这边必须存在的一个地方,必须要留有国资的成分在里面的,所以留了20%的股权,收购后定期每年给转让方分红即可。所有你想要做的事情,都必须得新华传媒同意才可以,如果您从事和他们相关的(业务),就可以考虑。”上述项目负责人称。

此次转让能否如愿完成,目前尚不可知。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上海书刊交易市场内的商户,此前正是从文庙书刊交易市场搬迁而来。

实体书市凋敝

2013年的公开报道显示,2013年,文庙书刊交易市场已经接到搬迁通知,第一批商户的搬迁从7月6日开始,商户将正式迁址至位于闸北区大宁路1139号的上海书刊交易市场经营,那里有更完备的硬件设施和配套设施,可以弥补文庙书刊交易市场设施陈旧、硬件不足的缺点,除了给客户创造良好的购书环境,也能整体提升上海书刊交易市场的经营规模和品质。

彼时,文庙书刊交易市场被视为“原有业态相对较为落后,已不适应时代发展的需求”,所以搬迁成了必然的结果。但彼时搬迁的书商们,他们现在的日子还好过吗?

近日,记者走访了上海书刊交易市场,这是目前上海现存的一家综合性图书交易的专业批发市场。市场内是一家家独立的书刊批发门店,店面都不大,书的品种不一,有的卖工具书籍,有的卖专业书籍,有的卖教辅书籍、幼儿读物、儿童绘本等,有好几家店门口还摆放了很多文具贴纸等小商品。

“这个市场刚开业时忙得要死,生意好得很。现在商户搬走好多了。”书市门口保安师傅说,市场曾经最高峰有二、三十家商户,但现在只剩十几家商户了,都在一楼,只有一层。通常书市交易比较热闹的是上午时段,还是有一些来自全国的批发商来拿货。“不忙的时候我们下午4点钟就关门了。到了开学季要进书了,就比较忙了。现在书市这边经营的大部分是教材,且全部是正版书。”上述保安师傅称。

记者走访书市时,见到市场内快递小哥不停地进进出出,他们都是到各家商户来取走要寄往全国各地的快递件的。快递小哥称,现在这些商店都是电商和线下实体批发同步做。

一位市场内做幼儿绘本书籍的商户告诉记者,他最早就是从文庙书刊交易市场搬过来的,搬过来已经5年了。租金还是在逐年增长,这边的租金每天一平方米3元多,他的店大约有50多平方米。

谈及生意不好做的原因时,该商户告诉记者主要是受电商互联网冲击,客户也主要都是原来在文庙经营时的老客户照顾生意。

在此前的2019年过半之时,中国图书零售市场表现如何?

采样涵盖全国7000多家实体书店与网上书店的北京开卷在其公布的《2019半年度中国图书零售市场分析报告》中披露,2019年上半年,全国图书零售市场规模继续保持两位数的增长,同比上升10.82%。网店渠道尽管增速有所放缓,但继续保持较高速增长,同比上升了24.19%。尽管全国实体书店建设呈高歌猛进态势,但实体店销售继续呈现负增长态势,同比下降了11.72%。

开卷监控到的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网店渠道折扣为6折。也就是说,虽然网店吸引了大量购买,但实际码洋收入是打折的。有意思的是,教辅类图书在实体店销售的比重大,而少儿图书在网店销售比重大。

面对互联网电商的冲击,上海书刊交易市场怎么挽留商户?在经营上,公司做了哪些调整和努力?

对此,《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向新华传媒方面发出了采访提纲,但截至发稿时未获回应。

借鉴同样主营出版发行、前身是安徽省新华书店的皖新传媒(601801,SH)来看,该公司自2010年上市起,电商就一直在影响书店的零售业务。此前,皖新传媒时任董事长曹杰在“2018年中国新三板并购高峰论坛”演讲时表示,2011年新华书店零售业务都在亏损,只有教材教辅的发行是挣钱的。而2017年前后,在电商之外,新零售业态又对书店发起了新一轮的冲击。“这个业态实现‘人货场’的融合,将对文化产业零售业态产生一个致命的打击或者是强大推动力。”曹杰认为,面对新零售,传统文化产业必须要将之视为契机,而不能单纯看作打击,“我们改变不了行业的时候,我们就只能改变自己,才能去拥抱变化。”

连续四年营收下滑

今年10月11日,新华传媒发布了一则房产出售公告,称全资子公司新华连锁通过上海文化产权交易所公开挂牌出手了位于上海市商城路660号乐凯大厦的房产,成交价格为1.68亿元,预计将增厚本年度净利润5900万元。而这笔交易卖给的也不是别人,而是公司的关联方——上海新华发行集团有限公司,该公司是新华传媒控股股东上海报业集团的控股子公司,从去年9月5日起开始处置这个资产,最终卖了一年多,还是卖给了熟人。

除了本次成功出售的房产,8月27日,新华传媒孙公司新华传播曾挂牌持有的上海闵行住宅,报价1578万元,但截至目前这一房产并未出售成功。若顺利出售,将增加本年度净利润约340万元。

除卖房外,公司还依靠投资获益。今年5月,新华传媒公告称收到其投资的文化基金的收益分配款,合计约1030万元,这部分款项计入投资收益,影响税前利润。

此外,公司在4月末公告称以流动资金购买银行理财产品,截至4月20日,购买理财产品的本金余额为8.2亿元,其中,结构性存款为5.15亿元。2018年,公司理财产品收益达4132万元。

作为“中国出版发行第一股”,2018年在新华传媒营业收入中,图书占比约73%、报刊及广告收入占比约10%,两者合计占比约83%。值得注意的是,当前新华传媒已连续四年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双双下滑,业绩有点“不好看”。

财报显示,过往十年,新华传媒仅有两年营业收入实现正增长,分别为2010年的1.32%和2013年的2.90%;自2012年至2018年长达7年时间里,扣非净利润有6年为负值,仅2014年扣非净利润为正(224万元);自2012年起,持续7年每年均存在较大额度处置非流动性资产收益。

新华传媒2019年三季报显示,公司前三季度营业收入为9.14亿元,同比增长8.32%,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320万元,同比减少13.23%。

出售和处置资产或许是为提振业绩。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对记者分析称,新华传媒名字叫传媒,但主营业务实际是图书发行交易批发零售业务,一方面受电子商务的冲击,另一方面也受目前电子阅读或其他休闲方式的影响,书刊阅读量大幅度下降。另外,随着出版发行市场逐步放开,新华书店的业务能力大幅缩水。

同壁资本合伙人韩正辉对记者表示,互联网快速发展,知识和信息载体快速更替。图书属于低频信息传播方式,报刊属于中频信息载体,互联网则直接实现高频信息的扩散。在信息传播速度竞赛、甚至于在信息的沉淀中,互联网相对于图书和报刊具有碾压性优势。

“中国互联网在中国高速发展20年,其中2012年移动互联网爆发,互联网进入加速发展阶段,新华传媒自2012年起,进入加速衰退阶段。新华传媒的衰落是在信息技术深度发展过程中,其组织模式不能适应新的社会信息环境的结果。”韩正辉认为,时至今日,新华传媒尚未充分认识到“环境引导生存方式”这一残酷商业与资本信条。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