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市场 >

60.3%的受访家长称今年找幼儿园遇到了问题 最大困扰是学费高

2020-09-17 14:30:45    来源:中国青年报

今年秋天,各地幼儿园陆续恢复正常教学秩序。在过去的一年,大批民办幼儿园转为普惠园。疫情期间,也有部分民办幼儿园失去收入来源,甚至关停。你觉得近几年,“入园难、入园贵”问题有所缓解吗?

近日,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通过问卷网对1009名幼儿家长进行的一项调查中,60.3%的受访家长称今年找幼儿园遇到了问题,“入园贵”是困扰受访家长的最大问题。受访家长最支持教育部门办幼儿园,然后是街道和社区。

受访家长最大的困扰是学费高

赵燕(化名)的女儿在北京朝阳区一家民办幼儿园读小班,最近刚刚开学。她坦言因为孩子正式入园松了口气,之前她一直担心这家幼儿园会不会停办。“幼儿园是小区配套的,规模不大。今年6月开学后,上了没几天课,就因为疫情停止复学。因为少了学费这项收入来源,我听说老师们的工资受到了影响,担心幼儿园会支撑不下去。重新找幼儿园又很麻烦”。

家住广东佛山的张允文(化名)最近也送孩子回幼儿园上课了。“‘神兽归笼’让我身心轻松不少,只是每个月将近4000元的学费又要交起来了”。张允文向记者介绍,他孩子读的是一家中高端的连锁私立园。两年前送孩子入园还算顺利,今年幼儿园小班学位就“一位难求”了。

调查中,60.3%的受访家长称今年找幼儿园遇到了问题。

张允文说,给孩子找幼儿园时,他发现所在小区的配套幼儿园,有的老师连教师资格证都没有,“好的幼儿园老师都有资格证,但学费也确实有点贵”。

调查显示,“入园贵”是困扰受访家长的最大问题,48.2%的受访家长感觉幼儿园学费高。然后是“入园难”,38.5%的受访家长表示幼儿园没有学位,孩子无法入园。

被问到“近些年‘入园难、入园贵’的问题是否有所缓解”时,46.5%的受访家长表示有所缓解,53.5%的受访家长认为没有缓解,其中45.5%的受访家长认为和以前一样,8.0%的受访家长认为更严重了。

分幼儿园性质来看,孩子在非正规幼儿园的家长认为问题没有缓解和更严重的比例最高(66.7%),然后是营利性民办园的家长(64.6%)和普惠性民办园的家长(64.1%)。分城市级别看,三四线城市家长认为问题没有缓解和更严重的比例(57.6%)最高,然后是二线城市家长(56.2%)。

裴丽(化名)是河北石家庄某公立幼儿园的老师,她向记者介绍,公立园管理规范、老师素质好,而且学费低,家长普遍希望能把孩子送进来。但公立幼儿园报名越发困难。“以前是线下报名,年年招生季,都有家长一早在园门口排起长队。后来改为线上报名,系统一开放,学位马上就被抢光了”。

受访家长最支持教育部门办幼儿园

民办幼儿园在我国学前教育中发挥的作用越来越重要,但有不少家长对民办幼儿园质量心存疑虑。调查显示,仅33.0%的受访家长信赖民办幼儿园质量,9.4%的受访家长直言不信赖,40.7%的受访家长只信赖高端园办园质量,16.9%的受访家长表示不好说。

“我孩子读的这家幼儿园已经开了四五年了,倒是没听说出过什么问题。”赵燕说,她曾经想过送孩子回山东老家读幼儿园,但回家考察了一下,发现公立园进不去,私立幼儿园实在不让人放心。大多数私立园玩具教具质量很不讲究,教育理念也不太科学,很多都提前教授算数之类的课,也没见有人来管。

2018年11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了《关于学前教育深化改革规范发展的若干意见》,要求到2020年,全国学前三年毛入园率达到85%,普惠性幼儿园覆盖率达到80%、公办幼儿园占比达到50%。

“我听小区其他家长说,我们这儿的普惠园学费不超过1500元。”张允文认为,如果小区幼儿园收费合理,老师资质有保障,对于家长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受访者支持哪些主体办幼儿园?调查显示,教育部门支持率最高(76.5%),然后是街道和社区(69.3%)、用人单位(39.1%)等。

裴丽向记者介绍,幼儿园是有评级的,级别高的幼儿园管理规范、师资水平高,还能得到更多的财政补贴,质优价廉,所以受认可。而想到达到这种办园水平,需要很多支持。

今年9月7日,教育部发布《中华人民共和国学前教育法草案(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草案》),公开征求意见,明确了幼儿园的规划与举办、保育与教育、教师和其他工作人员、投入与保障等问题。我国学前教育领域的法律空白即将被填补。

“目前家长给孩子找个幼儿园一般不难,但优质幼儿园依然非常缺乏。”赵燕希望,转为普惠园的民办幼儿园,学费下降的同时,能得到政府更多支持,保证办园质量,让更多家长放心把孩子送进去。

参与本次调查的幼儿家长中,孩子在公立园的占49.8%,在企事业单位自办幼儿园的占10.2%,在普惠性民办园的占21.5%,在营利性民办园的占17.3%,在非正规幼儿园的占1.2%。孩子在一线城市上幼儿园的占28.5%,在二线城市的占49.4%,在三四线城市的占19.6%,在城镇的占2.3%,在农村的占0.2%。 (记者 周易)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