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推荐图片 >

王欣与他消失的三年半 能否找回自己的位置还未可知

2018-02-13 13:57:25    来源: 吉林日报

SpaceX在万众瞩目下把一辆特斯拉送上太空,盛大游戏引入腾讯作为战略投资者,乐视网(4.190,-0.27,-6.05%)全体股东面对着乐视网第11个跌停,而快播创始人王欣出狱“刚洗完澡,理完发”。

时间仅往前追溯到2014年,没有人预料到这些变化。那一年SpaceX备受争议,创始人马斯克接受CBS采访时几度哽咽;盛大游戏完成私有化从美股退市,是腾讯有力的竞争对手;乐视网创始人贾跃亭宣布“SEE计划”,要打造超级汽车以及汽车互联网电动生态系统;王欣在济州岛被押解回京,开始了他三年半的牢狱生涯。

2012年担任深圳快播科技CEO的王欣

2012年担任深圳快播科技CEO的王欣

出狱当天,王欣和小鹏汽车创始人何小鹏、58同城创始人姚劲波、欢聚时代董事长李学凌一起吃了饭,四人聊了AI、视频和区块链等技术的发展。何小鹏在微博上发布了4人合影照片,但很快又把它删除。

这场会晤可以看作互联网大咖为王欣的接风洗尘,其中的惺惺相惜可见一斑。王欣是技术型人才,快播的技术使人击节称赏,但他对资本的轻视、对技术的过分偏执、对行业趋势及政策变化的不敏感、对网络安全责任的疏忽等多重因素,导致了自身及快播的沦陷。

王欣离开的这三年半里,互联网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有人带着辉煌离开,也有人凭着战绩留下来。视频行业里属于工具类软件的时代早已落幕,王欣,是否还能重新立足,大家都在拭目以待。

技术男

王欣为第一批“80后”,他1980年出生于湖南郴州,毕业于南京邮电大学。1999年王欣南下深圳,在深圳市龙脉信息股份有限公司担任程序员。

龙脉公司是深圳主要的电信和互联网增值服务运营商,也是市政府指定的政府工程和企业信息化服务商。这家公司另外一位知名员工曾李青,从龙脉公司辞职后和马化腾等人创立了腾讯。

王欣辞职后自己创业,多少受到曾李青的影响。2002年,22岁的王欣离开龙脉公司,成立深圳市点石软件有限公司。在招聘网站上,点石软件对自己的介绍是“定位于以P2P(对等网络)技术为核心,为电信运营商、传统行业及电子商务企业开发基于P2P技术的软件产品”。

王欣太太曾如此形容王欣的创业,“最开始只有几个技术青年,每人几百元的工资,想做产品,那时候就是从研发开始,想做P2P,没有钱租办公室,办公地点都是借的。当时也是经济状态最窘迫的时候,我和他两人手上没钱了,有一段时间把家里存钱罐里面的钱拿出来买点菜,在家里做饭吃。”

最发达的时候,点石软件员工超过80人,但这家公司成立仅3年后惨淡收场。点石软件不是没有机会,但王欣拒绝了两次投资,一次为知名创投机构,一次是盛大游戏。颇令人感慨的是,点石软件2004年倒闭,盛大则在2005年上市。对此王欣的解释是“搞技术的,不成熟的时候,都这个德行”。

熟悉王欣的人会谈到王欣对技术的偏执,也正是这样,王欣颇受盛大游戏创始人陈天桥赏识。点石软件失败后,王欣加入盛大主导盛大盒子的研发。陈天桥2003年即提出“家庭娱乐战略”,盒子被认为是入口。

受审时的王欣

受审时的王欣

即便在今天,“家庭娱乐战略”依旧是软硬件公司的兵家必争之地,被称作客厅战场。小米盒子、乐视盒子、阿里魔盒、华为荣耀等2012年以后才相继面世。

但以彼时的环境看,陈天桥的理念过于超前,用王欣的话“在错误的时间做了一年正确的事情”。2006年4月11日,广电总局发文点名盛大盒子违规——未获得许可证就把互联网内容搬上电视。

实际上直到今天都没有哪款互联网盒子能杀出生路,每一个盒子都受版权、牌照等问题困扰。曾经的机顶盒龙头同洲电子(4.240,-0.06,-1.40%),也在互联网盒子的攻坚战中节节败退惨淡收场。

败也技术

王欣2006年从盛大离开后,2007年创立了快播。彼时互联网上已经存在其他视频播放软件,土豆网成立于2005年4月;乐视网成立于2004年11月;暴风影音成立于2003年。

但快播独创了边下边播格式QMV(已经申请专利,国内唯一自主点播的流媒体格式),QMV最大特点是支持“点播”,体积小、传输速度快,能减少下行延时,节省下行宽带,使在线点播更加流畅。这项格式填补了国内技术上的空白,可以和Real、Quick Time等国外流媒体技术平分秋色。

王欣把P2P技术延续到了快播。P2P技术用了用户闲置宽带,而非依赖都聚集在较少的几台服务器上。在这个功能下,用户播放视频不会出现因网速慢而卡顿的情况。

快播兼容性同样突出。用户可以通过快播搜到几乎所有视频,快播还可以直接用快播播放BT和迅雷的种子文件,边下载边播功能领先迅雷。

公开资料显示,截至2012年9月,快播总安装量已超过3亿,当年中国网民总数才5.38亿。巅峰时期,快播用户规模在4亿~5亿之间,相当于国内同行之和。

但快播不是平台,从来没有任何内容,用户亏欠的是版权方,除了用户外,从快播中受益最多的是网站站长。彼时一个背景是,中国有大量个人经营的电影网站,这些网站视频资源没有版权,并且以色情视频居多。却是快播重要的使用主体。对于网站站长来说,唯一要投入的成本是带宽和服务器,将免费的视频资源放进网站,就有源源不断的用户通过快播点播视频,网站产生广告收入。快播甚至提供了一套建站工具,帮助站长建立视频网站发布资源,用户通过快播来点播站点视频,网站产生广告收益。

在监管不明朗的背景下,很少人过问版权和色情视频。那是视频播放软件野蛮生长的时代,快播凭借着过硬的技术秒杀竞争对手,用户免费观看了视频资源,网站站长得到大量广告收入,唯一的受害者是版权方。

国内版权意识逐渐加强,乐视、土豆等网站开始购买版权,既是播放器也是平台。快播却不做平台,自始至终以播放器来定位自己,大量盗版资源通过快播来传播,购买版权的平台变成了盗版横行的受害者。快播受到的非议越来越多,其他视频网站开始群起而攻之。

2013年11月13日,优酷土豆、搜狐视频、腾讯视频、乐视网等联合发起“中国网络视频反盗版联合行动”,矛头直指快播等网络视频盗版和盗链行为,并提出3亿元的赔偿。

2018年2月7日,王欣出狱后与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58同城CEO姚劲波、欢聚时代董事长李学凌合影。

2018年2月7日,王欣出狱后与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58同城CEO姚劲波、欢聚时代董事长李学凌合影。

同一年12月30日,国家版权局等中央四部委联合发起打击网络侵权盗版专项治理“剑网行动”,百度和快播同时被点名;百度发表声明表示加大力度打击盗版,停止了与快播较为相似的百度影音服务;而快播没有公开回应,直到2014年4月16日才发布了一封公开信,宣布关闭QVOD服务器,停止基于P2P的视频点播和下载,并计划转型,在未来一年投资不低于1亿元购买版权、不低于3000万投入支持国内微剧创新。

但为时已晚。2014年4月22日,大批警察进入快播总部,快播核心人员被控制,王欣则在110天后被从韩国抓捕归案。5月20日下午,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对快播送达了拟行政处罚听证通知书,拟对快播处以2.6亿元罚款,理由是初步确定其违反相关知识产权方面的法律法规。

知识产权问题使得王欣领下巨额罚单;通过快播传播的情色视频使王欣失去自由。一审检方指控称,快播出于牟利目的,不履行安全管理义务,放任他人利用快播网络大量传播淫秽视频,涉嫌构成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

按照王欣等管理层的说法,快播不具备传统意义上的上传、搜索、发布功能,它的作用仅仅是给视频编码、编号,所以快播不具备传播属性。

但半年后的二审,法院判定快播公司构成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包括王欣在内的快播高管应承担相应刑事责任。王欣认罪领罚,被判三年六个月有期徒刑,直到2018年2月7日才重获自由;快播领下巨额罚单,在江湖上逐渐消沉。

庭辩上的“技术无罪”成了贴在王欣身上的标签。但作为一家公司掌舵人,王欣忽视了技术以外的其他因素力量,例如资本、内容合规、网络安全等,这给后来的风险埋下了隐患。

曾有快播员工对媒体表示,王欣数次拒绝机构投资,认为资本是短视的,而如果快播引入资本,资方可以指导快播避免触礁。

归向何方?

P2P技术贯穿着王欣的创业,快播2013年推出“流量矿石”——收集用户的闲置带宽再应用;2015年,迅雷推出功能相似的赚钱宝,2017年赚钱宝升级,用户共享闲置带宽可以得到“水晶奖励”。在区块链大热的背景下,迅雷一扫颓势股价攀上新高。

2017年7月底,流量矿石项目重新亮相。在上海一个区块链论坛上,项目团队介绍流量矿石为“全球首个共享CDN与区块链结合的落地项目”,但这个项目真正吸引人眼球的还是头顶上的快播光环。

流量矿石出自“新华云帆科技有限公司”。该公司在王欣入狱3个月后的2014年11月4日登记成立,由快播前员工创立,目前主要经营CDN等业务。

“快播的突发性关闭,使得我们当时并没有做好充分的准备去面对这件事。但是,我们一致的目标,使我们毅然选择重新创业。”2017年初的年会上,新华云帆CEO佟永跃称。

2017年1月,网络上出现了《快播正式回归》系列文章,称新华云帆和快播在应用商店发布了“快播播放器5.0”。但新华云帆很快予以否认,称从未在任何应用商店发布播放产品。

工商资料显示,新华云帆与快播有千丝万缕的联系。2014年6月6日,快播退出对深圳市云趣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持股;2015年7月24日,新华云帆参股该公司。

快播以视频播放软件知名,但这只是快播业务之一,快播同时有游戏业务“快玩”、硬件产品“快播大屏幕”。快玩会随快播的安装静默安装,主要提供本地游戏搜索和下载服务,还可用客户端装游戏。快玩业务的承载主体为上海快玩科技有限公司、深圳市快玩科技有限公司,这两家公司曾是快播的子公司,但目前均为注销状态。

2015年9月30日,一家名为湖南快玩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公司注册成立,快播曾经参股的深圳市云趣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曾是该公司股东,该公司现在的股东为湖南云拍科技有限公司、深圳市天趣控股有限公司,而湖南云拍科技有限公司同时是新华云帆的股东。

出狱的王欣将归向何方?

他入狱的这三年,互联网发生了太多变化,与快播业务相似的迅雷、暴风掉队:迅雷凭借区块链风口股价站上新高,却也因区块链面临投资者集体诉讼,暴风则在向电视业务转型并押宝AI电视。曾经举报快播的乐视网,如今因贾跃亭的造车梦堕入深渊。视频江湖被腾讯、爱奇艺和优酷土豆统领,这三家公司以内容而非技术取胜。背后分别站了财大气粗的腾讯、百度和阿里,或许只有这三家公司才能支付得起昂贵的版权费用,培养用户的付费习惯。互联网真正形成了寡头,每一个热门行业的热门公司难逃战队命运。

出狱后王欣与何小鹏等人聊了AI、视频和区块链等技术的发展。记者曾联系一位接近王欣的人,对方表示“王欣也需要休息”。

王欣归处还无法确定,江湖上还有他的传说,但能否找回自己的位置,一切还未可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