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热点推荐 >

深陷销量盈利双重泥潭 长安福特再因垄断遭罚1.6亿

2019-06-06 08:54:38    来源:界面

对这家长时间被排除在主流阵营之外的中美合资汽车制造商来说,三年内重回“百万级俱乐部”的盘算几已落空。

眼下,深陷销量及盈利双重泥潭的长安福特再次遭遇重创,或致这家汽车制造商本不乐观的前景变得岌岌可危。

中国国家监督管理总局周三(6月5日)发布公告称,对长安福特汽车有限公司(长安福特)实施纵向垄断协议作出处罚决定,对长安福特处以罚款1.628亿元。

事实上,这也是中国监管者近年来对汽车制造商开出的金额最高的罚单之一。

相关调查表明,长安福特自2013年以来,在重庆区域内通过制定《价格表》、签订《价格自律协议》以及限定下游经销商在车展期间最低价格和网络最低报价等方式,限定下游经销商整车最低转售价格,违反《反垄断法》关于禁止经营者与交易相对人达成限定向第三人转售商品最低价格的垄断协议的规定。调查过程中,长安福特没有提供证据证明相关行为符合《反垄断法》第十五条规定的豁免情形。

市场监管总局认为,长安福特上述行为剥夺了下游经销商的定价自主权,排除、限制了品牌内的竞争,并实际削弱了品牌间的竞争,损害了相关市场的公平竞争和消费者的合法利益。市场监管总局依据《反垄断法》对长安福特处以上一年度重庆地区销售额4%的罚款。

长安福特系福特汽车在华最大合资企业——天眼查信息显示,长安福特汽车有限公司由重庆长安汽车(6.490,-0.30,-4.42%)股份有限公司(长安汽车)、福特亚太汽车控股有限公司和福特汽车(中国)有限公司按照50:35:15的股比合资建立。

受上述消息影响,长安福特最大股东、中方母公司长安汽车5日股价立即出现大幅跳水情况,跌幅一度超过7%。截止当日收盘,长安汽车股价报收6.49元,跌幅达4.42%。

“我们完全接受国家的处罚决定,过去我们在这个方面的工作确实没做好,”长安福特全国销售服务机构(NDSD)执行副总裁曹振宇在昨日揭幕的2019重庆车展上向界面新闻记者回应此事,“经过市场监管总局的调查,我们现在已经按照国家相关部门和法律要求做了大量整改。目前我们对反垄断的认识和理解非常深刻,在横向和纵向垄断竞争方面都按照国家要求做了一系列部署。”

长安福特方面随后正式发布官方声明称:“长安福特充分尊重并坚决执行国家相关部门就此次反垄断调查所做出的处罚决定,我们已经采取行动与经销商一起规范区域销售管理。同时我们将按照国家法律法规的要求,继续进一步规范经营活动,切实维护自由、公平的市场竞争环境。”

对长安福特而言,从长达5年的监管缺失直至东窗事发,此类姗姗来迟的公关辞令显得有些苍白。上述处罚决定无疑将对这家业绩惨淡的中美合资汽车制造企业构成一记不可承受的重击。

高达1.628亿元的罚款或致该企业二季度乃至今年全年的盈利情况遭遇重创,继而延续其自2018年以来的亏损状态,并对母公司长安汽车的业绩造成拖累。

长安汽车2016-2018连续三年的年报显示,长安福特的盈利表现持续下滑。2016和2017年,长安汽车的净利润分别为181.7亿元和121.7亿元。而到2018年,这家企业的营业收入仅为497.5亿元,亏损8.04亿元。

从盈利到亏损,长安福特在股东面前的角色也从利润贡献者逐渐转变成拖累者。

2016年,在长安汽车102.85亿元的净利润中,长安福特的贡献值高达90.29亿元,占比87%;2017年,长安汽车净利润下滑至71.37亿元,但长安福特的贡献依然达到60.39亿元,占比84%。而去年,在长安福特陷入亏损的情况下,长安汽车对联营企业和合营企业的投资收益也降为-3.31亿元。

这一现象对长安汽车的财务表现直接产生了负面影响。长安汽车2018年财报显示,报告期内长安汽车营业收入663亿元,同比下滑17.14%;归属净利润6.81亿元,同比下滑90.46%;扣非净利润-31.7亿元,为近20年来的首次亏损。

2019年第一季度,长安汽车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20.96亿元,远低于2018年同期的净利润13.9亿元。

“投资收益大幅减少,主要系对长安福特的投资收益大幅减少所致。”长安汽车方面在其财报中明确表示。

长安福特每况愈下的盈利能力与其持续低迷的产品销量存在直接关联。

长安福特5月10日所公布的4月汽车销量显示,该制造商在该月所实现的新车销量为14797辆,同比下降60.9%。今年1-4月,长安福特累计销量为51597辆,同比下滑69.3%。

事实上,这只是长安福特销量颓势的一种延伸。2016年,这家汽车制造商在创造历史最高年度销售纪录(95.7495万辆)之后,其销量增长便戛然而止,并呈现出反向发展的状况。2017年,长安福特共实现新车销售82.674万辆,同比下降13.66%,而去年,该制造商的全年汽车销量仅为37.7786万台,跌幅高达54.3%。

在上述时间范围内,长安福特对母公司长安汽车的销量贡献率也从2016年的31.26%骤跌至17.67%。

尽管长安福特方面在周三举行的重庆车展媒体沟通会上表示,该制造商今年5月销量实现16%的环比增长。“但销量绝对数值并不大。”曹振宇承认。上个月,长安福特实现新车销售2.2万辆,较之2016年巅峰时期的月均销量,仅为前者的四分之一。

对市场反馈响应过慢、产品更新速率低下被认为是长安福特在过去几年中的致命伤。2015年,福特金牛座成为福特汽车“1515”战略的收官之作。此后,长安福特作为福特汽车在华的最大合资企业,在过去相当长一段时间里处于产品静默期。

直到去年10月,该制造商才陆续对旗下福睿斯和福克斯车型做出更新,并于今年1月推出了全新SUV车型福特领界。目前,上述新车仍处在缓慢的销量爬升阶段,尚无法为销量增长带来明显推动。

分析人士认为,由于中国业务自2017年趋于疲软,福特汽车的产品决策开始倾向于北美市场。去年,该公司在业务重组的过程中,一方面加速推进对电动车产品和自动驾驶技术的开发,另一方面也将研发重心移向在北美市场销量更好、利润更高的皮卡及SUV车型,而轿车的更新节奏则相对被放缓。然而,截至去年年底,在长安福特的所有在售车型中,轿车所占比例依然高达62.5%。

产品力的衰减伴生出一系列多米诺骨牌效应:长安福特的品牌影响力随之下降,市场信心进一步恶化,经销商库存压力逐渐变大,直接导致其盈利水平在此过程中大幅降低,令其对制造商的忠诚度发生动摇,同时终端服务水平也出现下降,最终对消费者的购车行为造成抑制,形成死循环。

针对在华经销渠道的问题,福特汽车与长安汽车方面曾尝试过给出解决办法,去年7月成立的长安福特全国销售服务机构一度被寄予厚望。但从目前的运营情况来看,后者似乎并未达到预期中的目标。

按照最初的规划,该机构将承担起福特品牌在华所有乘用车的市场营销、销售及服务业务职能,这意味着长安福特、江铃福特和福特进口车三个方面的乘用车产品都将从这一个出口进入市场。

然而从曹振宇周三在回答记者提问时的反馈来看,部分福特品牌的乘用车依然存在销售渠道混乱的问题。以江铃福特生产的福特领界和撼路者为例,上述两款车型虽然从属于乘用车范畴,但依然“有一部分由江铃福特方面在销售”。

或许正是因为渠道“大一统”的理想难以照进现实,前长安福特全国销售服务机构总裁李宏鹏在履职6个月后宣布离职。

李宏鹏的出走或许只是长安福特“人才灾变”的显性征象。在外界目光较少触及的工厂内,长安福特正掀起了一场裁员浪潮。

自今年3月起,长安福特方面宣布将“将遵照国家法律法规的要求,在充分保障员工的合法权益的前提下”,对部分合同到期人员进行不续签处理。

长安福特方面将这一举措解释为“提升组织效率、致力于打造一个更加精简高效的团队,以适应2019年市场环境和业务发展的需求”。

“员工是长安福特最宝贵的资产。”这家总部位于重庆的汽车制造商在一份声明的开篇部分写道。尽管如此,有海外媒体援引知情人士消息称,此轮裁员规模依然将达到数千人之多。

“我们希望在3年内,帮助长安福特重新回到曾经达到的高度。”长安福特汽车有限公司执行副总裁赵非在今年3月的一次采访中向界面新闻记者表示。

作为长安福特的中方一把手,他相信通过这一系列组织架构调整和业务重组,能够令长安福特在36个月内重返“百万级俱乐部”。

但彼时彼刻,他或许没料想到,就在这家合资汽车制造商的总部所在地周边,一张价值1.6亿元的罚单正在形成,而后者则将粉碎他所任职的这家公司对于未来的翩翩遐想。(记者 李亦萌)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