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热点推荐 >

危险化学品“笑气” 容易成瘾后果严重

2020-11-18 09:00:48    来源:法治日报

◆ 严厉打击滥用规范合法使用

◆ 根据物质危险类型交叉管制

◆ 严格落实登记备案管理制度

◆ 加强宣传教育引起社会关注

去年夏天,即将大学毕业的欧阳俊(化名)突然在大街上晕倒。经医生检查发现其颅内出血,瞳孔已经放大。紧急做完手术后,他向父母坦白了吸食“笑气”的事实。

“我刚见到他时,他反应迟钝,理解能力低,视力差到只能看到直视十几米以内的物品,左右斜视看不到东西。”浙江省宁波市海曙区南门街道禁毒社工丁辰告诉《法治日报》记者。

“笑气”即一氧化二氮,已经被列入危险化学品名录,一些医疗单位和部分饮食行业因为生产需要离不开“笑气”,但吸食“笑气”会对人身体造成损害,因此,“笑气”的销售理应受到严格限制。

可是,为什么普通人可以轻易买到“笑气”?“笑气”应该如何物尽其用?又该如何加强监管治理?近日,记者就此展开调查。

容易成瘾后果严重

一名留美女学生曾公开自己在美国西雅图吸服“笑气”的经历。

她说,第一次吸“笑气”是出于好奇,后来越吸越多,有时一天会花十几个小时、七八千元吸服,直到出现幻觉,失去自控力。最终,她是坐着轮椅被父母接回国的。

一名神经科医生告诉记者,吸食“笑气”之所以会产生快感令人发笑,是因为这种气体将肺泡中的氧气挤压出去,使人陷入弥散性缺氧状态,产生轻微窒息感,具有抑制下行神经通路,起到轻度麻醉的作用。一罐8克小钢瓶的“笑气”能带来10秒钟快感,很容易使人上瘾。这种短暂的“快乐”代价却可能是永久的。

吸食“笑气”可以使人产生瞬间眩晕、失去平衡、迷失方向、缺氧、心律失常、代谢性酸中毒、认知能力和记忆力受损、身体虚弱等症状,经常大量吸服将使体内维生素B12缺乏,中枢神经不能正常控制肢体运转,导致手脚失控、经常性跌倒、不能动弹等间歇性症状,出现大小便失禁、精神恍惚、胡言乱语等现象,严重的甚至导致休克、瘫痪,危及生命。

在我国,“笑气”因具有燃烧、助燃等性质的化学品被列入《危险化学品目录(2015版)》,但尚未被列入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品种目录进行监管。2012年,国家食药监局曾发布关于吸入“笑气”的界定通知,明确标注吸入“笑气”镇痛装置被列为第三类医疗器械。

非法网购依旧猖獗

吸食“笑气”会对人的身体造成巨大伤害,并且属于违法行为。近年来,政法机关持续加大对非法买卖“笑气”行为的打击力度。

7月9日,江苏省徐州市公安局5个抓捕组同时行动,抓获非法销售“笑气”犯罪嫌疑人5名、违法吸食人员20多人,查获非法存储仓库两个,大罐“笑气”200多瓶、小罐100多瓶,涉案价值30多万元。

6月9日,浙江省杭州市公安局“304”特大网络贩卖“笑气”专案全面收网,抓获犯罪嫌疑人109名,查处“笑气”仓库5个,缴获“笑气”15.5万余支,查扣涉案资金278万元、涉案车辆7部。公安民警顺藤摸瓜,捣毁省外“笑气”加工窝点3个。

5月下旬,北京市公安局东城分局禁毒大队接群众举报:某大厦房间内噪音扰民,疑似有人在吸食“笑气”。警方根据现场吸食“笑气”的李姓男子提供的线索,将卖家赵某一并抓获,并在赵某家中查获300箱装有“笑气”的金属气瓶,共计9万余支。

打击力度如此之大,为什么还是能够轻而易举地买到“笑气”?有知情人告诉记者,可以通过网络非法买卖“笑气”。

记者随即通过QQ申请进入一个与“气球”有关的群,发现里面谈论的都是与“笑气”有关的内容。网名为“k”的网友主动搭讪记者。

k:一箱450(元)批发300(元),送两个道具,5箱起批发。

记者:肯定是真的?能到北京么?

k:保真,快递两三天到京。

记者:怎么支付?哪里发货?

k:支付宝付款,浙江发货……

此时,k发来一张支付宝二维码截图。为打消记者的疑虑,k再次保证真的有货,而且能够顺利到达收货地。可见,即使打击力度再大,犯罪分子仍能利用网络监管漏洞实现线上交易。

强化监管加强治理

“笑气”最主要的用途是工业、医用,如果列入严格管制目录是否会影响工业生产、医用治疗?社会各界对“笑气”是否要列入严管的争议颇多。

西北政法大学禁毒法律与政策研究所所长、行政法学院教授褚宸舸认为,既要严厉打击“笑气”的滥用,也要在强化监管的前提下,允许“笑气”规范合法地使用。特别是“笑气”在互联网上的违法买卖行为,需要加强整治。

从事禁毒研究的中国人民公安大学侦查学院副教授包涵告诉记者,目前,“笑气”并没有被作为毒品列入联合国公约,在《1961年麻醉品单一公约》和《1971年精神药物公约》中并没有包含“笑气”,联合国将“笑气”列为挥发性物质,与汽油、柴油、502胶水类似。因为“笑气”成瘾机理与毒品不同,2016年,英国针对“笑气”的使用和管理制定了《精神活性物质法案》,以区别于传统毒品和新型毒品管理。传统毒品属于精神活性物质,不法分子在原有精神活性物质上修饰出其他物质,例如芬太尼作为母体可以衍生出500多种芬太尼,就属于新增精神活性物质。

包涵告诉记者,“笑气”区别于毒品的管制原因是,一方面管制本身也有不同强度区别,例如硫酸可以在生产海洛因的时候使用,同时具有腐蚀性,既是易制毒化学品,也是危险化学品,所以根据物质危险的类型不一样,需要交叉管制。另外,“笑气”在工业、医疗、民用等方面用途广泛,管得太死很可能因噎废食,也会让正常使用手续更加繁杂,变成“防君子不防小人”。

包涵认为,在管理上,一定要严格落实登记备案制度。实际执行过程中,通常终端用户和生产厂家的信息不能重合,正常生产“笑气”的规格都是大瓶,且需要大型制气设备,私下买到的8克“小钢瓶”大部分是不法分子分装分销的,所以一定要在“笑气”生产源头上加强监管。

包涵建议加强预防宣传教育,引起社会各界关注,要让公众知道,以吸食“笑气”作为娱乐不仅有害而且违法,非法买卖危险化学品违反刑法、危险化学品管理条例、治安管理处罚法,将受到法律制裁。(见习记者 赵婕 记者 董凡超)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