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外汇 >

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延续去年上涨趋势 迄今涨幅约5%

2018-04-02 14:42:13    来源: 北京日报

年初至今,人民币(6.2752,0.0024,0.04%)对美元汇率延续去年上涨趋势,迄今涨幅约5%。

国际外汇江湖中,“做空美元”和“做空人民币”的两大类投资者结局迥异:前者笑逐颜开,后者惨遭“血洗”。国内投机客、囤汇客也是“几多欢喜几多愁”。

做空人民币多位海外大鳄折戟

自去年人民币结束连续三年贬值趋势,并创九年最大年度升幅后,人民币“大空头”的悲惨结局就频频被曝光。

对冲基金Hayman Capital Management创始人Kyle Bass就是其中一员折戟的名将。Bass曾在2008年金融危机期间因做空美国次级房贷而一战成名:短短几个月时间内收获了两倍巨额利润。而这次,做空人民币这个选择让他栽了个“大跟头”。

据外媒报道,Kyle Bass旗下一只长期看空中国并且做空人民币的策略的基金去年就亏损了19%,创2006年创立以来最差业绩。他在此前的采访中表示,“中国将继续通过不断扩大信贷来成功避免经济出现比温和放缓更严重的后果,这让我们想起了2006年时认为美国房价永远不会下跌的信念。”这令他坚定了押注人民币深度贬值并从中获利的信念。

无独有偶。曾经赌对了美国次贷危机并成功预测欧洲债务危机的华尔街“大鳄”Mark Hart,也在押注“有朝一日人民币崩盘”的坚定选择中越走越远,以至覆水难收。

据报道,从2010年开始,Mark Hart连续七年彻夜不眠,紧盯人民币汇率,共投入2.4亿美元来押注人民币贬值,但2017年人民币汇率走势彻底击溃了他坚定做空的信心,彭博社估算,年内他的人民币空头策略令他遭受了2.4亿至2.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6亿元)的巨额损失。随后,他关闭了自己的两只中国基金,并彻底转向,看好人民币前景。

据投资人士介绍,海外对冲基金做空人民币的主要工具,包括人民币期权、外汇期货、远期合约以及掉期交易、抛售现汇等;还有一些机构则通过做空与中国经济相关度较高国家的货币和股票这种策略来实现其做空人民币的目的。“由于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在2014年-2016年连续三年贬值走势,国际金融市场已经形成了一派人民币空头势力,其中不乏一些知名的投资人和基金。”

近年,公开其做空人民币策略、浮出水面的人民币空头,就包括美国著名对冲基金经理比尔·阿克曼(Bill Ackman),以及德鲁肯米勒(Stanley Druckenmiller) 及其前门生施赖伯(Zach Schreiber),此三人自2015年以来均建立大量人民币空头头寸。

从2017年开始,上述空头们显然陷入了不利的局面。2017年,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全年累计升值4028个基点,幅度达到5.8%,并创出九年来最大年度升幅。2018年1月,人民币对美元一鼓作气,升值3.5%,创下了1994年汇改以来单月最大升幅。

今年年初以来,在岸人民币兑美元一鼓作气从6.5030突破6.3关口,刷新2015年“811汇改”以来新高。来自中国外汇交易中心的数据显示,截至3月30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报6.2881,较前一交易日上涨165个基点。

投机客囤汇客闻风而变

这一波人民币对美元的升值走势,对国内投资者来说也是“几多欢喜几多愁”。

“今年女儿的学费就省了好几万元。”女儿在美国留学的王女士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这两年的汇率走势让她觉得“特别幸运”。此外,一些有出境游项目的旅行社,近期也调降了相关项目价格。

在金融投资市场,今年以来,A股旅游板块自2月12日以来已经累计上涨10.8%,同期上证指数涨幅为1.2%;此外,航空股板块今年来也频频发起攻势。人民币升值利好效应显著。

而在2016年大量兑换美元囤汇的投资者却无法开心起来。陈先生在2016年发动亲戚资源囤积了大量美元现汇,但去年的走势让他感到心脏“拔凉拔凉”的,“今年本想等等看,没想到形势变化这么快。”陈先生说,他已经将手中美元尽数抛出,转入人民币理财市场。一位银行理财业务人士告诉记者,今年有不少这样的投资者,要求把美元理财产品换成人民币理财产品。

刘佳(化名)是国内一名业余炒汇的投机客,长期在离岸市场加杠杆炒外汇,“24小时不间断交易、巨大的波动、可做多做空双向操作、T+0操作”的激进的交易方式常常让他多巴胺飙升。

2017年因做多美元账户亏损100多万元的他果断转换投资逻辑,一边通过做多航空股、造纸股对投资逻辑进行修正,一边伺机做空美元、做多人民币及相关资产。今年以来的汇率走势让他的账户收益曲线格外漂亮!“去年年底到今年的这波操作,让我渐渐恢复了元气。”刘佳说。

此外,他还留了一些美元资金在账户,并将之换成了美股持仓。不过,今年的美股收益让他并不满意。

业内人士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外汇市场可能是世界上最大的金融市场,日成交量超过4万亿美元,但长期来看,真正从中获利的投资者和机构很少,这主要是由于货币定价机制比股票等其他资产要复杂得多。

刘佳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外汇市场杠杆率很高,按照普通20倍的杠杆率计算,如果做对了方向,美元波动1%,就意味着账户上有20%的收益率,手指头轻轻一动,大笔资金就可以哗哗入账,诱惑太大。但反之,亏损也会很迅速。

但值得注意的是,今年以来,外汇交易员中逐渐出现了抛弃美元的趋势。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交易商持仓报告数据显示,近期美元净空仓规模触及2014年5月以来高位。

资产配置的汇率因素

众所周知,人民币汇率波动对黄金、国债等资产影响较大。从投资配置角度来看,这些资产将受到怎样的影响?投资者该如何应对?

业内人士表示,汇率与股市并不存在直接的相关关系。因为汇率实质上是国与国之间资产价格(股市、楼市、债市)的比价。汇率上涨,则意味着该国家的资产价格更加值钱,有利于吸引资金流入。但这并不意味着股市一定会上涨。如2016年10月到12月人民币大跌期间,A股却大涨。

以2017年至今的走势为例。2017年初至2018年2月,人民币升值期间,A股走升;今年2月份后,人民币继续升值而股市则出现下跌。

从具体标的来看,人民币汇率变化对A股旅游股、航空股、造纸以及化工行业将带来相对直接的影响。例如,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持续走强,则将降低出国游消费成本,这将在一定程度上提升出境游预期。此外,由于航空运输公司有大规模美元负债,所以人民币汇率变化会在汇兑方面产生影响,若人民币升值,则令其产生盈利;对造纸行业而言,人民币升值有利于进口原材料成本下降;对化工行业来说,橡胶、树脂以及纤维等产业链上游进口依存度较高的子行业、主营油品贸易类上市公司来说,可谓利好。

对大宗商品而言,有投资人士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解释,人民币升值,意味着其对商品的购买力增强。在当前中国资本项目下资本流动放开的趋势下,可用于购买全球商品的货币供给就越多,这将表现为商品货币价值的大幅上升,即利好大宗商品表现。

但业内人士分析,人民币单边升值的趋势不可延续。从资产配置角度来看,整体应遵循“稳中求进”的原则。一是减少个人投资性换汇行为。二是适当增加黄金资产配置比例,黄金一直是不错的抗通胀资产。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