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外汇 >

联想事件背后的5G标准之争:三大阵营专利互相渗透

2018-05-18 19:29:44    来源: 北京日报

近日,有关两年前3GPP会议上5G标准的投票细节被曝光,联想饱受“5G标准为何不给华为投票”的舆论困扰,连退休多年的联想创始人柳传志也不得不亲自发公开信澄清,“在3GPP组织的5GeMBB方案第一轮(RAN1#86bis)投票的时候,联想集团基于自身前期技术和专利储备,选择了LDPC技术方案。在第二轮(RAN1#87)投票时,我们综合考虑国家整体产业合作、创新与发展,坚决选择了联想之前没有太多技术积累的Polar码方案。联想的投票原则没有问题,执行也没有问题!”

实际上,上述3GPP的会议纪要可以从网络上公开查询:从投票结果看,联想在第一种编码制式投票的时候,投给了LDPC,之后有关数据信道短码制式、控制信道制式的投票,则全部投给了Polar。

“3GPP是采用一票否决制,没人反对并不会改变进程发展,”爱活网创始人刘泽申告诉南都记者,目前,LDPC、Polar、turbo三套标准也不是哪家厂商占据绝对话语权,“现在是融合的时代,3G时代的割裂带来了巨大的‘站队’风险。而现在,几套标准各家厂商都有一定的话语权。”

LDPC、Polar标准不是一家独有

从2016年8月的3GPP第86b次会议纪要可以看到,LDPC、Polar和Turbo三种编码方案被正式提出,牵头支持人分别为高通、华为以及LG。

这次会议上,对数据编码提出了四套方案:只用LDPC;只用Polar,用LDPC+Polar以及用LDPC+Turbo。作为3G/4G的主流编码方案Turbo,是支持厂商最少的。

从投票结果看,只有华为一家选择了“只用polar”,分别有16家厂商选择了“只用LDPC”以及“使用LDPC+polar”方案。联想也就是在这个环节中,投票了“只用LDPC”。

“从整个阵营来看,联想的投票对结果并没有决定性影响,”三易生活主编雷玮告诉南都记者,3GPP的投票并不是“一人一票”,而是有权重的概念。这次会议结论是:LDPC获得了“数据编码”的长码,而短码则留到87次会议再讨论

而从87次会议的第二次投票看,polar码阵营则明显壮大了许多。turbo码只剩下orange等为数不多几家厂商支持。LDPC方案则得到了三星、阿尔卡特朗讯、上海贝尔、爱立信、英特尔支持,而Polar方案则获得所有中国及台湾厂商的支持,而且还有东芝、博通、贝尔移动等国际厂商。从数量上来看,也以53家压倒前者的33家。按照这次会议的结果,数据编码的“长码+短码”都用了LDPC,而信道控制编码则选择了polar。

“数据编码和信道控制编码,简单理解,前者就是把数据转换成传输码,后者则是把控制发送、接收数据码的指令。”一位业内人士如是告诉南都记者。通信专家项立刚则比喻称,数据编码可以理解为集装箱,而信道控制编码则是码头管理。

“实际上,LDPC也不是高通家、Polar也不是华为家,”雷玮告诉南都记者,“LDPC码是1962年美国教授提出的编码原理,Polar码是2008年土耳其教授提出的编码原理。”5G的融合时代是我中有你、你中有我,华为也拥有一定的LDPC专利。“5G大家都会多方下注,并不像3G、4G时代那样存在着明确的专利墙或者独占情况。”

中国专利在稳步上升

“从宏观上看,每一次通信变革的成本都在几何级增加,阵营多番更迭,已经很模糊了,”一位业内人士告诉南都记者,实际上5G大融合是趋势,“已经没有任何参与者能承担分裂标准带来的站队风险了。”

实际上,在3G时代,中国厂商大唐电信曾主导TD-SCDMA成为全球三大标准,国内也给予极大的支持力度。拿到TD-CDMA制式的中国移动3G牌照比其他两家早了两年。但因为3G的更迭时间太快,前期投入尚未完全收益就进入4G时代,这也导致大唐电信不堪重负。财报显示,大唐电信过去两年亏损44亿,负债率达到99.5%,43.8亿的营收与7年前一样,是2015年最高点的一半左右。

“相互兼容,也是为了不让某家厂商占据绝对话语权。”一位业内人士告诉南都记者,这次为什么Turbo获得的支持者少,是大家希望削弱原技术阵营的话语权也是原因之一。

虽然Turbo编码由欧洲提出,但高通在其中占据主要的技术专利。3G时代三种标准“TD-SCDMA”、“CDMA2000”、“WCDMA”中都有个“CDMA”是一项高通独占的技术;到了4G,高通主导权不再明显,但很快其以6亿美元收购了Flarion,这个公司提出的FlashOFDM又是4G的关键性技术。“所以到5G这三套标准,并没有绝对的技术话语权厂商产生。”

“当然可以肯定的是,所谓的欧洲阵营、美国阵营,比例都在不断变换,中国拥有最大的运营商以及最大的通信用户群体,在整个5G标准的话语权是明显提升的,”上述业内人士透露,“与此同时,中国的专利池数量稳步上升,而其他两个阵营则持续上下波动。”

国家也给予巨大的支持。去年8月,国务院发布《关于进一步扩大和升级信息消费持续释放内需潜力的指导意见》,其中明确指出重点推进5G标准研究、技术试验和产业推进,力争2020年启动商用。今年4月国家发改委、财政部发布了《关于降低部分无线电频率占用费标准的有关问题的通知》,提到:要降低3000兆赫以上频段以及5G公众移动通信系统频率占用费标准,该政策的实施将为运营商节约大量资本开支,并广泛利好5G产业链公司。仅考虑目前已确定的频谱规划,运营商第1-3年每年约节约40亿,第4-6年每年将分别节约约36亿、31亿、27亿元,第7年开始每年将节约约22.5亿元频率占用费。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