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外汇 >

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2021年 温和上涨预期浓厚

2020-12-28 09:51:12    来源:新华财经

美国国债收益率随2020年3月美联储两次紧急降息而显著下降。美国两年期国债收益率基本维持在联邦基金利率区间波动,而5年期和10年期国债等长期国债收益率则在四季度有所走高,收益率曲线逐渐变得陡峭。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已经从2020年二三季度0.6%左右的水平逐渐回升至0.9%上方,并多次向上测试1%整数关口。

虽然美联储表示在可预见的将来不会上调利率,但2021年经济复苏预计将推动通胀温和走高,10年期国债收益率也将随之上行。由于美国为应对疫情危机进行大规模财政刺激措施,为了尽量压低联邦政府和企业的债务负担,美联储还通过债券购买等手段把债券收益率控制在较低水平。

同时,分析人士表示,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仍有可能因疫情和经济复苏波动而出现短暂的显著回落或上涨。

温和上涨预期浓厚

投资管理机构麦凯希尔兹公司(MacKay Shields) 董事总经理朱宁日前在2020年北美明德论坛上表示,在美国经济恢复阶段,通胀有一定的上升是合理的,但大幅上升也不大可能。美国实际产出与GDP的缺口在被填上之前,美国不具备出现高通胀的条件。

美国博联资产管理公司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纪沫在该论坛上表示,现在市场对美国明年10年期国债收益率的预期非常高,有的预计会超过1.25%或1.5%,甚至在讨论明年是否会达到1.75%,这种预期过于乐观。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每次能够上升超过1%,向1.5%进军的过程其实都是十分艰难的,因为这直接取决于美国经济的恢复。

纪沫说,由于基数效应,2021年全球经济增长将比往年高很多,但对于2020年为负增长的国家,2021年经济增速再高,最后整个GDP的绝对数在2021年都很难超过疫情以前的水平,那就意味着需求没有真正回来。从绝对数来讲,经济仍然属于低增长,需求没有回来,通胀当然不会起来。过去12年以来全球经历的是总需求小于总供给,所以低增长弱通胀这个逻辑并没有变,债市就会恒强。

宏观经济研究机构MRB合伙公司在23日表示,今后几个月经济数据的波动可能会让债券收益率在近期上涨受限。尽管如此,随着新冠疫苗让全球人口形成免疫力和经济活动的重启进一步扩大,长期利率应该会升高。

虽然市场此前预期美联储可能在12月份例行议息会议上延长所购债券的加权平均到期期限(WAM)以控制长期国债收益率的上升,美联储并未就此采取措施。但是,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并未排除延长加权平均到期期限的可能性,这在短期令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难以突破1%的关键水平。

如果民主党在2021年1月初佐治亚州第二轮选举中全面获胜,这将令民主党得以控制参议院,美国出台更大规模刺激措施的可能性将大增,包括拜登主张的基础设施建设项目。国债发行规模的扩大将给长期国债收益率带来上涨压力,美联储可能因此不得不延长加权平均到期期限以控制长期国债收益率的走高。

美国明尼阿波利斯联储银行行长尼尔·卡什卡里(Neel Kashkari)表示,如果美国通胀温和上涨,将是美联储货币政策的成功。美联储控制短期利率,长期利率则由全球经济确定。过去二三十年全球利率逐渐走低并不是由于央行,而是在于更广泛的宏观经济力量,包括储蓄与投资的平衡、人口和科技发展等。

美国投资银行斯迪富金融公司(Stifel)美国股票研究部门执行董事兼机构股票策略负责人巴里·班尼斯特(Barry Bannister)在日前表示,根据此前历史上6个大宗商品周期走势,预计到本世纪20年代中叶,美国10年期国债名义收益率将会温和升至3%左右。

双向风险仍存

MRB合伙公司在此前表示,鉴于全球经济复苏和通胀压力的逐渐增加,政府债券收益率很可能会在2021年走高。虽然中央银行在试图确保国债收益率缓慢而受控制地上涨,但股市面临的风险是收益率最终因经济增长条件增强而显著上涨。这种情况在2009-2010、2013-2014和2016-2018三个经济扩张阶段均出现了,收益率均增加了100个基点以上。

MRB合伙公司表示,G7国家政府债券收益率已经触底,预计在美国和德国国债的带动下,2021年G7国家国债收益率将走高。基准情形下,将出现温和受控制增长,但2021年某个时段出现显著上涨的可能并非很低。

美国银行全球研究部预计,美国在2021年和2022年的通胀率将分别为1.8%和2.2%,而2020年通胀率为1.6%,2021和2022年核心通胀率仍将低于美联储2%的目标。美国通胀可能会出现短期迸发,但最终证明将是短期的现象。

纪沫则认为,当有新的疫情或其他利空因素出现时,2021年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依然有可能跌破0.5%,并有在某一个时间点向零冲击的可能性。美债收益率向上的动能很小,而向下的动能很强。“我会认为明年美国的10年期国债收益率大概在1%这样一个水平,但是事实上它有向下的可能。”

MRB合伙公司认为,在市场预计美联储和欧洲央行等中央银行在可预见未来不会上调利率的情况下,经济增长的变动尤其是通胀的变化对债券收益率周期性变化而言变得更为关键。通胀预期已经成为金融市场上一个关注点,美国和欧盟消费者价格指数互换价格已近显著升至危机前的水平。由于美元走弱、扩展性财政和货币政策等原因,美国经济仍将在全球消费者价格通胀趋势中领先,美国核心消费者价格指数已经出现部分反弹。

MRB合伙公司还表示,由于美国贸易赤字规模较大,美元贬值对经济的提振有限,但对国内消费者价格通胀的影响会更大。虽然对整体核心消费者价格指数或个人消费支出通胀的影响将是温和的,但如果美元继续贬值,这将会推高2021年通胀。如果国债收益率涨幅足够大,将会对经济活动构成拖累。

美国景顺基金公司高级投资组合经理李山泉在出席2020北美明德论坛时表示,如果目前全球大规模的经济刺激力度能够顺利和平稳实施下去,2021年经济将会有非常大力度的反弹。不过,一旦哪个方面出现纰漏,刺激没有达到预期效果,将会成为一个灾难,可能出现通货膨胀高企,也可能在别的地方发生危机。

李山泉认为,美国地方政府债务可能出现危机。由于州政府不能像美国联邦政府那样不断举债,而是要平衡预算,“真正的压力在州政府”。州政府债务无法外溢到其他市场,只能靠自身经济运转来解决问题,州政府被迫提高税率,对传统大城市房地产等行业带来打击。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