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新股 >

5个跌停板之后,ST大控股价一度跌破2元,A股排名倒数第二

2018-03-08 18:02:17    来源: 北青网娱乐

这是一家极少关注度的东北上市公司,相比ST保千里(2.260,0.00,0.00%)、乐视的一泻千里,ST大控暴跌来得悄无声息。过去的3年间,该公司曾多次试图通过资产重组提振业绩未果,市场也逐渐对其失去耐心。从巅峰时刻到股价最低点,ST大控逾130亿市值缩水80%。

3年里,发生了什么?

四次并购均告流产

ST大控,前身为大连控股,主营电子产品生产及销售业务。2014年6月,大连控股定增获证监会批准,定向对象为公司大股东大显集团,融资13.76亿元。

资金充裕的大连控股将并购提上日程。2014年8月和10月,大连控股相继抛出两项股权投资计划,拟投资深圳市景良科技教育有限公司和成都林海电子有限责任公司。

这是两起不寻常的投资。《直面》(微信ID:zmtg1108)注意到,投资景良教育嵌套了可转债换股的方式,收购成都林海股权则有大股东大显集团作中介,进行股权置换,置换的对象是大显集团认购的上市公司定增发行股份。上述两起投资均在上市公司董事会审议中流产。

更“奇葩”的并购还在后面。2015年6月,大连控股公告实施重大资产重组,拟作价7.7亿元收购大股东持有的中再资源100%股权。

根据交易安排,大连控股将与大显集团、中再资源签订债权抵偿协议,约定大连控股对中再资源的并购,包括中再资源出售2家子公司股权获得的债权。2家子公司对应的债权金额为5.32亿元。大连控股和大显集团之间,就上述5.32亿元的债权进行抵偿。

换句话说,上市公司仅需出资2.38亿元,即获得中再资源100%股权。而中再资源持有的2家重要子公司资产,仍然留存在大显集团层面,2.38亿元购买的基本是一个空壳。

毫无疑问,这一资产重组计划最终流产。

2017年1月,已“披星戴帽”的大连控股(ST大控)谋划了第四次并购。上市公司拟通过对特定对象发行新股及支付现金的方式收购胡永刚及其一直行动人持有的全辉控股100%的股权,全辉控股持有港股上市公司中国再生医学国际有限公司 (简称“中国再生医学”)27.9%的股权。完成收购后,ST大控将成中国再生医学第一大股东。

这起跨界并购同样在3个月之后宣告终止。《直面》(微信ID:zmtg1108)注意到,围绕上市公司资产重组进程,大连控股受到了监管部门高达15次的问询及处罚。据《直面》(微信ID:zmtg1108)不完全统计,2015年2月起,大连控股累计收到上交所问询函9次,公开谴责1次,受证监会及派出机构行政处罚4次。

大股东疯狂“吸血”40亿

通过预付款的方式,大连控股俨然成了大股东及关联方的提款机。

2014年,大连控股对天津大通铜业预付款11.8亿元,占年度预付款总额的99.68%。

公开资料显示,2015年4月,ST大控谋划第三次并购之前,大通铜业为大显集团的控股孙公司,后者通过全资子公司中再资源持有大通铜业84.26%的股权,直接持有大通铜业7.47%的股份,累计控股92.73%。

此后,中再资源向第三方转让大通铜业84.26%股权。ST大控实际控制人代威,仍一直担任大通铜业法人代表、董事长职务。

根据上交所发布的《上市规则》规定,大通铜业和上市公司构成关联方关系。

2015年,ST大控给予大通铜业预付款达到13.7亿元,2016年则进一步增至17.45亿元。2014年至2016年间,累计预付款金额高达42.95亿元。

事实上,经《直面》(微信ID:zmtg1108)统计,ST大控与大通铜业实际发生的交易额只有23.98亿元,仅为预付款总额的一半。

ST大控输血养活了大通铜业。双方交易中,ST大控的采购形成了大通铜业的收入。2016年,大通铜业营收14.45亿元,实现净利润亏损2万元。同年,ST大控对大通铜业的日常关联交易高达14.7亿元,几乎构成了大通铜业全部的收入来源。

大连控股连续两年亏损

大量资金流向关联方,上市公司的日常经营举步维艰。2014年和2015年,ST大控分别实现营收4.6亿元和19亿元,同比增长逾300%,净利润则从1375万元变为亏损8200万元,2016年则继续亏损9800万元,徘徊在退市边缘。

内控失控 管理审计面目全非

2015年2月3日,ST大控收到定增之后的第一份问询函。上交所要求大连控股对募集资金去向及对大通铜业预付款作出说明。6天之后,ST大控公告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这是ST大控受到监管层重视的前奏。两个月后,大连证监局决定对ST大控进行行政处罚,因大连控股在2013年至2014年间,未及时披露对外担保信息,构成信批违规,大连证监局分别对ST大控和实控人代威处以30万元及3万元罚款,并予以警告。

公开资料显示,2013年至2015年间,大连控股八次为关联方担保,其中有五次并未履行审批程序。三次为大股东大显集团(2015年12月更名为“大连长富瑞华集团”)提供违规担保,另外两次是为大显集团全资子公司中再资源进行担保。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