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新股 >

美团收购摩拜 共享单车烧钱死局破了吗?

2018-04-08 22:22:09    来源: 北京青年报

共享单车的竞争告一段落,生意,刚刚开始——接下来它将成为出行生态上的一环,发展出自己的商业逻辑。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略大参考”(ID:hyzibenlun),作者:Oak;36氪经授权转载

烧钱死局

ofo投资人朱啸虎在去年9月份时候说,格局已定。他当时的意思是,这个市场里已经没有别的玩家,只剩下ofo和摩拜两家。

但实际上,至少从现在来看,这才是一个更稳定的结局—— 美团全资买下摩拜,而ofo也会在可预见的将来被阿里全资拿下,共享单车成为某种大生态中的一环。

媒体报道称,摩拜以37亿美元的总价出售给美团,包括27亿美元的实际作价(12亿美元现金及15亿美元股权)和10亿美元的债务,实际上是低于上一轮估值的,所以,美团买入的价格不错。

另一方面,ofo剧本也已经写好了——滴滴已经同意蚂蚁金服对ofo的债转股请求,这就意味着阿里系已成ofo最大股东,接下来路子也没有悬念了,接受马云的全资收购邀约,戴威选个合适的花名。

这个是烧了几十亿美元,才烧到如今这个格局。

喜欢说道的朱啸虎曾经把滴滴和Uber战争与海湾战争做对比,如果放到时间维度上来看,摩拜烧钱能力不相上下。根据公开报道显示,2015年整个网约车市场烧掉了200亿美元,其中优步中国烧了10亿美元。

梳理一下摩拜融资速度,在中国互联网创业史上堪称罕见:

1. 天使轮——2015年初,摩拜拿到易车网蔚来汽车创始人李斌146万元天使轮融资。

2. A轮——2015年10月,愉悦资本投资近300万美元;

3. B轮——2016年8月,熊猫资本领投,愉悦资本、创新工场(创始人李开复)跟投共计数千万美元;

4. 14天后,2016年9月,B+轮,祥峰投资、创新工场投资数千万美元,从B到B+轮;

5. 28天后,2016年9月,C轮,由高瓴资本、华平投资集团领投,多家机构跟投,其中包括红杉资本、启明创投和摩拜单车早期投资方,金额超过1亿美元;

6. 13天后,2016年10月,C+轮,公开报道显示,金额为5500万美元,瓴资本、华平投资、腾讯、红杉资本、启明创投、熊猫资本、贝塔斯曼、美团王兴等投资;

7. 而就在不到三个月后,2017年1月4日,摩拜再次宣布2.15亿美元的D轮融资,腾讯、华平投资领投,新引入的战略和财务投资者包括携程、华住、TPG等,除此之外,红杉、高瓴等现有股东跟投:

8. 28天后,D+轮——2017年2月,D+轮,新引入新加坡投资公司淡马锡(Temasek)的股权投资。仅仅在2017年新年两个月内,摩拜单车累计融资额超过3亿美元;

10. 这一次融资间隔时间最长,到了2017年6月16日,摩拜才完成超过6亿美元E轮,创下共享单车行业单笔融资最高纪录。本轮融资由腾讯领投,工银国际、交银国际、Farallon Capital、TPG、红杉中国、高瓴资本等跟投:

11. 2017年11月,摩拜获高通资本战略投资,投资金额未透露。

12. 2018年1月,美团入局,F轮,金额是10亿美元;

13. 2018年4月3日,传出美团将以37亿美元收购摩拜单车,包括27亿美元的实际作价及10亿美元的债务,而此次交易的撮合方是华兴资本。

不难看出,摩拜融资有一个曲线,B轮之前融资速度较慢,但包括天使轮在内三轮融资在一年半左右时间里完成,此后一年半,包括此次美团接盘在内,完成了9轮融资。

相比收购它的美团,可是用了从2010年到2017年8年跨度完成的F轮融资。

最终美团能够折价买下摩拜,不难想见,摩拜内部面临着巨大的投资人退出压力。

摩拜的内部投资者促成了这笔交易,摩拜管理团队在整个体系内没有否决权(veto)。根据《第一财经日报》报道,其中一项条款是所有优先股股东的股权中超过50%,重大事项就可以生效,而最终让美团接盘的结局就是由这个条款决定的。

“我相信投资机构有自己的业务判断……规则就是规则,投票就是投票,如果大家做了这个决定,希望大家不要后悔。”在投票结果出来后,王晓峰在会上这样说。

腾讯在摩拜的持股比例约占20%,它被视为此次交易主导方,根据腾讯深网报道,E轮是一个重要节点,自E轮后,腾讯就有意给摩拜寻找一些业务关联更强的盟友。

最终结果如今日所见,美团接棒。据说王兴和摩拜最早的缔造者和大股东李斌之间沟通长达半年。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不愿意继续再参与的投资人因此有了退出的机会,而这应该是一直压在胡玮炜身上的重担,她曾经说,资本所给予的,一切都要还回去。

不仅仅是摩拜这边面临着投资人的压力,ofo那边同样如此,戴维说要资本尊重“创业者的理想和决心”,朱啸虎回怼说,讨厌“认为自己什么都是对的创业者。”

从这个角度来说,无论是摩拜今日归顺美团还是ofo未来被阿里拿下,一个重要的转折是他们不再面临投资人的压力,不需要靠着疯狂烧钱去扩张市场,哪怕是无效市场。

好生意坏生意

市场一直期待的是双方的合并,包括朱啸虎这样的投资人也认为只有合并才能够结束烧钱,但现在看来,成为某种大生态中的一环,也是结束非理性军备战的路径。

在此之前,共享单车已经被人们认为是一个伪命题了,至少是个只赔不赚的买卖。

去年11月20日,朱啸虎公开向他投资的ofo施压,他说,“靠烧钱起来的,基本都是伪需求,我以后不再投烧钱的项目。”伪需求指的正是ofo。

从财报上来看,也的确如此,因为此次收购,摩拜财务数据泄露出来。

这家公司有着令人惊讶的运营成本——包括运营和折旧,每月运营支出超过5亿元人民币,加上薪酬福利等管理支出1.46亿,以及0.8亿减值损失,而当月摩拜收入仅1.1亿元人民币,最后净利润为亏损6.81亿元人民币。

另外,按照表中每个月减值损失8000万,即便按照1000块一辆单车计算,每个月有8万辆车坏掉。

图:摩拜2017年12月损益表

图:摩拜2017年12月损益表

想必ofo的数据也不会比摩拜好到哪里去。

而撇开这些数据和言论不看,任何一个普通人都能看出这场资本催生出的战争——单车坟场、某些非人口密集区域投放,以至于单车上落满灰尘,去争取那些一年只骑一两次车的用户……

这个背后最根本的动因就是通过烧钱把市场占领住,然后投资者寻找下一轮融资,得以退出。

美团的介入首先是打破了这种由资本扭曲的死局,让共享单车重新回归到解决社会问题的层面,这才是这个行业存在的意义。

破局只是第一步,如何把这个生意变成一个正向的生意,是王兴面临的下一步。

极客公园主编张鹏在最新的文章中的评论恰如其分,“摩拜和美团大出行服务体系的这种互动,也能够让共享单车这个独立价值还不够完整的商业模式,通过协同效应形成闭环——这或许也是共享单车能够更长久存在意义”。

通过减少无效的投放,相信能够提升共享单车这个独立门类的收入效率,比如降低运营成本、降低减值损失等。

美团CEO王兴将出任摩拜董事长,这对于摩拜来说是好事,王兴经历过大生活领域的百团大战并存活下来,理解如何有效竞争。

但更重要的是,单车和美团出行生意能够形成闭环。

美团现在致力于解决出行问题,算是吃喝玩乐一条战略主线的自然延伸,而从网约车到共享单车,又是出行战略的自然延伸,美团距离用户“最后三公里”的事情,需要共享单车这个枝干业务来填充,相信这个枝干能够帮助美团新出行业务更有效率地发展,而网约车的发展也能够带动单车的客单量。

据传,最早美团要进军打车业务的时候,马化腾不太赞同,如今美团拿下所在市场的三分之一份额,马化腾也改变了态度。这次收购,马化腾从中周旋说服了李斌,可见其对美团的出行布局的认同。

摩拜在公开信中表示,“王兴带领美团创造了互联网的奇迹,相信他会带领摩拜走上新的高度。员工的薪酬、期权等也将受益于并购,得到更好的保障”,从这个角度来说,暂时没有看到当时滴滴收购Uber中国那种员工们哭丧一片的画面,算是一个好开端。

可以预见的是,王兴是强势风格的,但王兴的加入从这个开端来看,或许不算坏的,陆奇加入百度后,给百度带来了新风,员工士气的变化也是显而易见,长期处于资本扭曲状态下的摩拜,需要一个更犀利的领导者。

一个公司,短期靠好的产品和服务,中期看战略,长期还是看文化,也就是能够持续产生优秀产品的系统性力量,而美团在中国互联网公司中,算是风气正派的,这也和王兴的技术理想主义做派相关。

天下苦秦久矣

美团加入出行行业,对于整个行业来说可能都是好事。

很多时候,第二名能够决定整个行业的风气和服务质量。

在搜索市场,如果现在的第二名不是搜狗,而是依然还处在战场的Google,那么,也许不会出现魏则西事件;在电商市场,如果现在的第二名不是京东,而是当年的eBay和当当,阿里的电商业务也未必如同今天这般强大——百度前商业分析师朱时雨在自媒体文章《第二名决定了你的长期高度》中这样写到。

没有一个有力的第二名的时候,提升服务质量、加固护城河都没有了意义。

于是,当美团加入出行市场的消息落定时,朋友圈里一片欢呼之声——天下苦秦久矣,这个市场需要一个优秀的第二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