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研究 >

不少地方性城商行和农商行都面临着较大的资本补充压力

2018-04-02 14:34:54    来源: 北京青年报

目前看来,不少地方性城商行和农商行都面临着较大的资本补充压力,这将激励着未上市银行努力奔向IPO之路

作为拓宽资本补充的根本性渠道之一,冲刺IPO成为近年来中小银行竞相努力的方向。根据《投资者报》记者统计,截至3月23日,在哈尔滨银行、徽商银行先后撤回上市申请后,A股仍有17家拟上市银行在排队等待IPO。其中,安徽亳州药都农商行于当日刚刚提交上市申请,也是今年以来首家递交A股上市招股书的中小银行。

按照银监会颁布的《商业银行资本管理办法(试行)》要求,非系统重要性银行2018年年底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和资本充足率最低要求分别为:7.5%、8.5%和10.5%。但从目前来看,仍有不少拟上市银行的资本充足水平尚徘徊在监管边缘。

“目前来看,有若干家中小银行面临较大的资本补充压力。例如郑州银行截至2017年6月底,一级资本充足率为8.61%,比今年的监管要求仅高出0.11个百分点;截至2017年6月末,厦门银行一级资本充足率为8.86%,同样逼近今年8.5%的监管红线。这类地方性的城商行、农商行普遍面临较大的资本补充压力。”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石大龙向《投资者报》记者表示,而这些银行均在目前的上市排队之中,有的则由港股转战A股。

1个别银行一级资本告急

由于多数银行尚未披露年报数据,《投资者报》记者以2017年中报数据对上述17家银行的资本充足情况进行了分析比较。

以三项排名均为最低的威海市商业银行为例。招股书显示,截至2017年6月底,威海市商业银行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资本充足率分别为:7.99%、8.01%、11.13%。其彼时的一级资本充足率不仅低于2018年底的8.5%的监管要求,还低于2017年底的8.1%的监管要求,可谓“捉襟见肘”。

同样“贫血”的还有在港上市的郑州银行。截至2017年6月底,郑州银行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资本充足率分别为:8.59%、8.61%、12.08%,三项指标在排队银行中均位列倒数。其中,郑州银行的一级资本充足率连续两年半下降,2017年6月末的8.61%仅比今年8.5%的监管红线高出0.11个百分点。在业内看来,随着经营压力增大,赴港上市的城商行回归A股的动因多是由于港股融资规模有限、股价偏低所致。

此外,浙商银行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8.27%,厦门银行一级资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均为8.86%,成为余下排队公司中此项在9%以下的银行。但遗憾的是,除了厦门银行,上述其他银行或沉默或托称各种不便,皆未回应记者关于资本充足率的问题。

2中小银行IPO争“血源”

“资本不足或者不达标的最大后果是业务停滞,不能继续开展银行业务,当然一般情况下,不会出现这种情况。”石大龙说。而就目前披露的数据而言,17家拟上市银行的拨备覆盖率平均在229%,拨贷比3.4%,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9.76%、一级资本充足率9.88%、资本充足率12.72%,虽偶有贴地飞机,例如新晋拟上市行亳州药都农商行资本充足水平、客户贷款集中度指标都曾面临过不达标的情况,去年9月末流动性比例还贴近监管标准,但大多数排队银行的相关指标仍在按部就班地达标之中。

“上市银行可通过可转债、优先股等多种方式补充资本,未上市中小银行‘补血’渠道则比较有限,主要包括向大股东定增或发行二级资本债,但仍会受到股东及补充规定的限制。”一位不愿具名的分析人士向《投资者报》记者表示,这也是多数银行都愿意谋求上市的原因之一。

厦门银行向《投资者报》记者表示,为了进一步拓展多元化融资渠道、建立持续的资本补充机制,扩大品牌影响力、提升市场竞争力,推动银行做强做大,更好地服务于实体经济,公司启动A股IPO上市工作,并于2017年11月获取了中国证监会受理函,目前相关工作正常推进,具体进程还需以中国证监会网站公开披露的信息为准。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