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研究 >

周大福拿下保险中介牌照 多家行业巨头已经入局

2019-11-26 09:50:39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近期,《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从相关渠道获悉,周大福集团旗下负责投资业务的VMS Group与中捷保险经纪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捷保险经纪)正式签署了收购协议,相关法律手续已着手进行,将于近期完成。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进军保险领域的行业巨头并非周大福一家,随着保险业务的升温,越来越多的资本将保险牌照收入囊中。有业内人士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依靠场景、流量变现和利用产业协同开发上下游延伸保险业务,是互联网巨头和各行业大佬跨界保险的主要原因。

周大福拿下保险中介牌照

周大福对于保险领域的“雄心”早已有之。2018年12月27日,同创九鼎投资管理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九鼎集团)对外宣布,全资子公司富通亚洲控股有限公司将以215亿港元的价格出售其全资下属公司富通保险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富通保险)100%股权。

交易对手为Earning Star Limited。据悉,Earning Star Limited是新创建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创建)间接全资控股的公司,注册地在香港,主营业务为投资控股。而新创建集团是新世界发展的子公司,新世界发展的控股股东为周大福企业有限公司(香港)(以下简称周大福)。彼时,新创建和新世界发展曾发布联合声明称,收购富通保险有助新世界集团扩展至具吸引力的香港人寿保险市场,贯彻集团布局大湾区的发展战略,富通保险将受惠于新世界集团持续发展的产业生态圈。

11月1日,新世界发展发布公告称,新创建斥资215亿元从九鼎购入富通保险已于2019年11月1日完成。富通保险成为新创建的间接全资附属公司及新世界发展的间接非全资附属公司。随着交易完成,周大福正式拿下保险牌照。

值得一提的是,在收购保险公司的同时,周大福并未将目光只锁定在保险公司领域,也同时盯上了保险中介牌照。

近期,中捷保险经纪在官微发布公告称,经过历时半年的深入谈判,周大福集团收购中捷保险经纪股份有限公司取得实质性进展。周大福集团旗下负责投资业务的VMS Group与中捷保险经纪已签署收购协议,并将于近期完成。《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中捷保险经纪的官网已经更改了相关简介,变成了香港周大福集团控股子公司。

公开资料显示,中捷保险经纪成立于2009年,注册地北京,注册资本5000万元人民币,是经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批准成立的全国性保险经纪公司。主营业务包括在全国区域内(港、澳、台除外)为投保人拟订投保方案、选择保险人、办理投保手续;协助被保险人或受益人进行索赔、再保险经纪业务;为委托人提供防灾、防损或风险评估、风险管理咨询服务、原中国保监会批准的其他业务(经营保险经纪业务许可证有效期至2021年09月29日)。截止到2019年12月,中捷保险经纪拥有9家分公司,38家营业部。

中捷保险表示,随着周大福的进入,其雄厚的资本实力、强大的品牌影响力和丰富的资源将极大提升中捷保险经纪的市场竞争力。下一步,中捷保险经纪将以周大福入驻为契机,充分依托新股东的强大支撑力,加快在全国的机构布局。

多家行业巨头已经入局

值得注意的是,想要入局保险中介领域的并非周大福一家,近两年来,行业巨头均通过收购或者新成立的方式入局保险中介领域。据不完全统计,2018年至今,共有19家保险中介获批经营保险经纪业务或保险代理业务,而这19家保险中介背后的股东涵盖了各行各业,且均是行业的巨头。例如,睿安保险经纪有限公司背后的大股东为大连东软控股有限公司,南航保险经纪有限公司背后的股东为中国南航集团资本控股有限公司。

除却成立中介机构外,还有资本通过收购的方式拿下保险中介牌照。2018年4月12日,为进一步拓宽金融信息服务范围,顺利进入保险经纪服务市场,促进各项业务协同发展,同花顺旗下子公司核新软件,斥资2082.44万元,对浙江恒诚保险经纪有限公司(后更名为“浙江核新同花顺保险经纪有限公司”)进行全资收购;2019年5月15日,东方财富以6427万元的价格,完成上海众心保险经纪有限公司100%股权收购及增资工作。

即便是2018年末,银保监会停止了保险中介牌照的审批工作,也依旧未挡住资本入局的脚步。而在这种保险中介牌照日益“吃香”的背后,实质上是多路资本向保险行业渗透的“野心”,随之而来的将是更为复杂的保险生态。《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对进入保险中介领域的资本进行了梳理,发现两类企业热衷保险中介。

具体来讲,第一类是以互联网巨头为主的股东们。这些股东进入保险中介领域的目的是企图依靠线上流量打造保险平台,也就是通常说的流量变现。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保险研究室副主任朱俊生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对美团等积聚大流量资源的互联网企业而言,中介牌照可对其已有资源再开发,实现增量服务与已有服务的融合,满足消费场景的保险需求。

而第二类进入保险中介领域的股东主要是传统企业,这些企业进入保险中介领域的目的是为了打通产业链上下游,实现业务协同。最具有代表性的莫过于近期拿到保险中介牌照的吉利集团,作为汽车厂商,顺利拿到保险中介牌照后,完全可以在销售汽车时提供车险等增值服务,通过投保、理赔服务,可以贯穿用户整个用车(事故维修、保养)生命周期,是搭建主机厂、4S店、保险公司、客户联络的重要纽带,甚至可以顺带卖短期或长期的寿险。

“很多汽车厂商都有保险代理牌照,主要出发点是可以代理相关的车险业务,与其主营业务形成互补。”朱俊生表示,医药企业拿保险中介牌照的目的亦是如此,相比于传统的中介,这类中介具有各具特色的股东优势,可以利用股东在主营业务上的优势,将保险整合融入其对客户的综合服务中。

保险中介行业洗牌加速在资本积极入局保险中介之时,市场也认为保险中介领域面临洗牌。有业内人士表示,在新技术的推动下,其他产业将跨界进入保险中介,市场竞争即将升级。由于行业界限变得模糊,不少占有客户信息,资本优势的企业有入局保险中介的意愿。传统的保险系统将向保险生态系统演进,跨界竞争将在所难免。

值得注意的是,与资本入局的同期,也有一些保险中介的牌照被吊销。北京保险中介行业协会秘书长陶立新曾表示,截至2019年9月末,北京保险中介法人机构396家,同比减少11家,其中保险专业代理机构170家,同比减少3家,保险经纪机构177家,同比减少7家。

北京市的情况并不是个例。据相关媒体介绍,今年年初至9月底,各地银保监局陆续注销近400家保险中介机构的许可证。其中保险专业中介机构46家,保险兼业代理机构334家。因许可证有效期届满未延续而被注销的占241家,其他注销原因包括被所属法人机构撤销、依法注销、依法吊销和主动撤销等。

一位保险业内人士表示,目前,有地方银保监局在对非现场检测数据进行分析时,发现有部分保险专业中介的分支机构长期处于业务停滞状态,进而要求清查零业务分支机构的职场、人员等实际情况,是否处于正常营业状态等,并对照机构设立初衷和发展规划,分析未达成业务经营目标的原因及存在的主要问题。

陶立新表示,保险中介存在的问题主要表现在没有自己的销售团队,培训水平低,对保险产品不够了解,服务意识不强,还处在低水平阶段,技术性不强,没有自己的专属产品,没有自己的线上系统,还停留在传统的业务模式,由于业务不好,没有能力投入,制约发展。因为这些原因,陶立新表示,就希望行业龙头公司,在网络技术、营销员培训、合规管理、公司治理等方面,给予小公司更多的经验借鉴,帮助他们成长转型,从而带动整个行业的发展。

毫无疑问,无论是资本入局还是牌照被吊销,业内人士对于保险中介的未来发展都是充满期待的。普华永道中国金融行业管理咨询合伙人周瑾表示,保险中介一直是推动中国保险行业发展的重要力量。随着互联网技术的高速发展,近年来涌现出依托互联网流量和场景的新型数字化中介平台,在业务模式、渠道变革、场景获客、精准营销,以及数字化运营等方面进行了很多创新,我国保险中介行业已经进入3.0时代。

“2030年左右,我国的保费规模将超过美国,我国的保险中介,尤其保险经纪公司,将有更多的发展空间,并且会形成拥有全球发展能力的伟大平台。”全国保险专业研究生教育指导委员会常务副主任、中央财经大学保险学院学术委员会主任郝演苏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