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研究 >

盐津铺子:股价“跌跌不休” 上半年业绩预计下滑六成左右

2021-07-21 16:13:04    来源:北京商报

虽然7月19日晚间盐津铺子(002847)实控人、部分董事、高管公告了增持计划,但这并没有改变盐津铺子股价“跌跌不休”的尴尬。交易行情显示,截至7月20日收盘,盐津铺子又暴跌9.94%,而此前盐津铺子已经“吃”了三个跌停板。增持利好都未能挽救的股价背后,是在社区团购等新零售渠道的冲击下盐津铺子中报业绩预降的困局。

无视利好股价重挫9.94%

在盐津铺子连续3个交易日跌停后,盐津铺子实控人、董事及高管坐不住了。7月19日晚间,盐津铺子发布公告称,公司实控人、部分董事、高管共7人计划自公告披露日起的未来6个月内,增持盐津铺子股票合计金额不低于5000万元。盐津铺子实控人的增持计划似乎是为了挽救公司一路下跌的股价,但盐津铺子7月20日的股价表现却依旧疲软。

交易行情显示,7月20日,盐津铺子低开6.11%,开盘价为65.47元/股。随后维持低位震荡走势,盘中多次触及跌停,盘中股价再创年内新低,为62.76元/股。截至7月20日收盘,盐津铺子报62.8元/股,跌幅为9.94%。

公告显示,本次增持是盐津铺子实控人等基于对公司未来发展前景的信心以及对公司价值的认同,增持主体多达7人,分别是公司实际控制人、董事长、总经理张学武;公司实际控制人张学文;董事、副总经理兰波、杨林广;公司高级管理人员副总经理黄敏胜、张磊;董事会秘书、财务总监朱正旺。截至公告披露日,增持主体合计持有盐津铺子股份8539.96万股,持股比例66.01%。其中,张学武拟增持不低于2500万元,张学文拟增持不低于1500万元,其他人拟合计增持不低于1000万元。

增持之前,盐津铺子已连续3个交易日跌停,股价一直在刷新年内新低。而把时间拉长,5月以来,盐津铺子在二级市场上的表现也不太理想。交易行情显示,5月6日至7月20日,盐津铺子股价遭腰斩,区间跌幅为53.05%。截至7月20日收盘,盐津铺子市值为81.24亿元,短短不到三个月的时间里,盐津铺子市值蒸发了100亿元左右。

北京看懂经济研究院研究员郭宇轩在接受北京商报采访时表示,盐津铺子“跌跌不休”的股价更多来自于市场的一种担忧与质疑。就当前股价而言,更多是市场对于盐津铺子下一步如何发展不确定性的真实反映。如果盐津铺子下定决心对布局线上做出改变,可能在现阶段,比实控人、董事高管不断增持股票要来得更加有效。

针对公司相关问题,北京商报记者致电盐津铺子董秘办公室进行采访,对方工作人员表示,“领导在开会,稍后会给您回电”。发稿前记者再次致电,但对方表示领导会议仍未结束。

上半年业绩预计下滑六成左右

盐津铺子股价四连跌是源于7月14日晚间发布的2021年上半年业绩预告,预告显示,盐津铺子预计上半年实现归属净利润4500万元至5500万元,去年同期,盐津铺子归属净利润盈利1.3亿元,同比下降57.68%至65.38%。

市场之所以对盐津铺子如此失望,主要原因是盐津铺子此前的业绩一直很稳健。财务数据显示,2020年盐津铺子实现营业收入19.59亿元,同比增长39.99%;对应实现的归属净利润为2.42亿元,同比增长88.83%。2021年一季度,盐津铺子实现营业收入5.92亿元,同比增长27.45%;对应实现的归属净利润为8203万元,同比增长43.41%。

资料显示,盐津铺子上市于2017年,公司主要产品为“盐津铺子”品牌的休闲食品,包括休闲豆制品、凉果蜜饯、坚果炒货、休闲素食、休闲肉制品、烘焙制品六大类。

对于上半年业绩下降的原因,盐津铺子表示,公司低估了社区团购等新零售渠道对传统商超渠道的影响,2021年上半年盐津铺子在商超渠道人员推广、促销推广等相关市场费用投入过多,但商超渠道销售收入增长及渠道业绩未达预期。

此外,盐津铺子表示,3月以来,盐津铺子陆续上马31℃鲜鳕鱼肠、蟹柳等深海零食系列新品,新品上市初期市场费用和研发费用投入较大,目前处于孵化推广期,规模效应尚未体现,前期成本较高。同时,3月以来,原材料价格上涨幅度较大,增加了原材料采购成本,导致生产成本有所上升。

7月19日,盐津铺子在接待多家机构调研时表示,公司第三季度会努力按照公司的股权激励目标来实现,然后第四季度去争取把前面的业绩补回来。此外,盐津铺子表示,公司目前全渠道开始加强,包括流通渠道、定量装、电商渠道和社区团购等。

深圳市思其晟公司CEO伍岱麒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社区团购对商超的影响确实很大,尤其是对于轻休闲食品,其主要消费者是年轻人,在社区团购有补贴优惠,以及省时、省事的情况下,年轻人会选择在网上购买。作为一个老品牌,在没有扩大客群情况下,重复购买的都是原有客户,无需在商场通过导购介绍购买,所以盐津铺子在商场投放促销推广费用高,却无法起到好的效果,也属正常现象”。

郭宇轩则表示,因为业绩不如预期,放弃商超极高的净利润率,转战早已红海一片且利润率较低的线上平台,是否真的值得,这个问题还需要盐津铺子认真考虑。

北京商报记者董亮实习记者丁宁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