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银行 >

我国银行业首例“存续分立” 地方行政区划变化

2021-02-24 10:26:42    来源:券商中国

中小银行合并重组潮起的同时,还有个别银行正在酝酿拆分设立新的本地法人银行。

温州日报日前消息显示,资产规模不到500亿元的浙江苍南农商行将采取存续分立的方式,在该行基础上筹建浙江龙港农商行。

其中,苍南农商行分立后存续,但注册资本金减少至9.94亿元;新设立的龙港农商行注册资本金3.31亿元,全部来源于原苍南农商行分立取得。

在这之前,此次该公司分立已获得当地政府主管部门的批准。在原有农商行的基础上分立组建新的本地法人银行,在我国银行业中也实属首例。

据券商中国记者了解,除苍南农商行外,江西九江也在积极推进在当地共青农商行的基础上存续分立德安农商行。

我国银行业首例“存续分立”

龙港农商行组建工作实施小组日前在温州日报刊登《浙江苍南农商行关于公司分立及减少注册资本的公告》显示,经苍南农商行股东大会决议,拟将该行分立为苍南农商行和龙港农商行(暂名)。

据分立方案,此次该公司分立采取存续分立方式进行。其中,原苍南农商行分立后存续,但注册资本金由11.05亿元降至9.94亿元;新设立的龙港农商行注册资本金约3.31亿元,且全部来源于原苍南农商行分立取得。

此外,原苍南农商行的债权债务,由分立后的苍南农商行与龙港农商行根据《公司存续分立协议》分别享有、承担,并对债务互负连带责任。

事实上,早在2019年9月,就有市民在温州市网络问政平台询问:“在龙港行政区域内会布局县级架构的龙港农商行吗?或者还是由苍南农商行继续提供苍南、龙港两个行政区域的金融服务?”

彼时,“中国第一座农民城”龙港刚刚获批撤镇设市,由苍南县下属的建制镇升格为温州市代管的县级市。

针对市民问询,苍南农商行当时回复表示,“目前苍南县和龙港市辖内的农商银行金融服务照常,具体隶属变化以官方公布为准”。

到2020年8月,存续分立一事浮出水面。苍南农商行发布通知称,将于9月底举行临时股东大会,审议以存续分立形式组建龙港农商行等一系列议案。

2020年9月下旬,苍南农商行以存续分立方式设立龙港农商行的总体方案获浙江省政府批复同意,正式进入行政审批阶段。在原有农商行的基础上存续分立组建新的本地法人银行,在我国银行业中也实属首例。

公开信息显示,苍南农商行于2014年由原苍南农合行改制设立,截至2020年9月末,该行总资产约430亿元,前三季度净利润达5.6亿元,同比微降。

存续分立背后:地方行政区划变化

除苍南农商行外,江西九江也正推动在当地共青农商行的基础上存续分立德安农商行。

据悉,自2017年以来,德安县委县政府分别向江西省委农工部、省政府金融办、银监局、九江市政府请示汇报推进农商银行改革,九江市政府也向江西省政府上报了《关于分设德安县农商银行的请示》。

此后,江西省金融办于2018年、德安县政府2018年和2019年均将共青农商行存续分立改革列入当年工作任务,九江市政府及德安县政府也已成立改革领导小组并开展相关工作。

共青农商行还于2020年5月向证监会申请定向发行不超过2亿股新股。在定向发行说明书中,该行表示,拟通过该次定向募股对资本进行补充,提升资本充足水平,以满足分立后德安、共青两家地方性法人银行资本充足率监管要求。

不过,截至目前,共青农商行尚未完成此次定向募资,也未完成相关注册注册资本变更事宜。

与苍南农商行存续分立的背景相似,共青农商行存续分立改革的背后也是当地的行政区划变化。

据了解,共青城早年属于德安县下设的国营养殖场,后于2010年获批设立县级共青城市,由九江市代管。与此同时,德安县继续作为九江市下辖县。

在这个过程中,德安县辖内农信社于2007年整体改制为德安农合行,并于2012年进一步改制成立共青农商行,后者注册地位于共青城,但营业范围主要在德安县、共青城两地,目前总资产不足百亿。

有银行业分析师表示,

一是辖内银行都是分支机构,审批层次多,服务时限、管理权限等制约因素较多;

二是金融业税收返还地方较少,难以为当地发展提供强有力的金融保障。

该分析人士同时表示,银行业存续分立的案例虽然较为罕见,但都有其特殊原因存在,预计不会被广泛借鉴。“激烈的市场竞争下,规模较小的地方银行压力凸显,中小银行合并重组、引战注资的趋势会更加明显,以存续分立方式改革的中小银行只是个例。”

抱团取暖更流行

去年以来,中小银行整合大戏频频上演。

2020年6月,攀枝花市商业银行、凉山州商业银行先后公告拟通过新设合并方式共同组建一家商业银行;到11月,新成立的四川银行正式开业亮相。

2020年8月,位于山西的晋城银行、晋中银行、长治银行、阳泉市商业银行、大同银行5家银行又相继披露公告,酝酿合并重组设立山西银行。

2021年1月底,辽宁省政府也在最近常务会议上研究推进该省内城市商业银行整体改革工作,计划通过申请新设组建一家省级城商行,合并省内12家相关城商行。

除城商行外,还有多家上市农商行宣布入股或参股设立其他农商行的计划。比如,常熟银行发布公告宣布入股江苏镇江农商行;无锡银行、江阴银行拟共同发起设立徐州农商行。

据券商中国记者不完全统计,去年初以来,银保监会批复筹建的中小银行超过50家,其中多家由多家农商行或农信社合并而来,发展较好的农商行获批入股“帮扶”落后农商行、或参与农信社改制的案例也数不胜数。

不少分析人士将中小银行合并重组形容为“抱团取暖”,并且形成共识——合并重组的趋势将在2021年继续,但实际效果无疑还需要时间验证。

光大银行金融业分析师周茂华表示,由于宏观经济环境变化、竞争加剧,部分中小银行经营压力上升,合并重组有助于理顺中小银行股权混乱等方面的历史遗留问题,加快不良资产处置,有效化解金融风险,扩大银行资产规模。

与此同时,中小银行的体制机制改革与资本补充已经得到政策层面上的高度支持。2020年5月,国务院金融委办公室出台《中小银行深化改革和补充资本工作方案》,提出要进一步推动中小银行深化改革,加快中小银行补充资本,坚持市场化法治化原则,多渠道筹措资金,把补资本与优化公司治理有机结合起来。

相关阅读